浩克慢遊  
公共電視
 
11-21(日)  ~

主持人:
王浩一
劉克襄

 
天很藍,世界很大。
我揹上背包,迎著陽光,享受寧靜。
五月,稻田由翠青轉為墨綠。眼前的這熟悉景致,許久以來,和我們的生活緊密相連。

農人穿梭田中,白黃色汗衫在大片的綠中,格外明顯。上學的小學生急忙跑過旁邊的小徑,差點撞上沾滿泥土的老野狼。再仔細觀看,雲的流動,讓陽光在田中染上不同層次的綠,稻浪不規則的轉換、樹枝的擺動、落葉的方向,讓我看見風。

心要夠靜,旅行的況味才得以擴展開來。
童年的旅行叫遠足,關注的是書包得裝滿平日難得吃到的零食,至於去哪裡倒不是那麼重要。年輕時的旅行,拚的是疾走的氣勢,一路騎車到墾丁,早上吃完包子,還可以在沙灘上奔跑一整天。現在的旅行,我會放慢腳步,聆聽不期而遇的滿滿人情。台灣的美,絕對處處充滿驚喜。

從不同角度看台灣的綠色「浩克」

公視製作文化旅行節目,有兩人是絕佳主持人選。王浩一,學的是數學,喜歡的是建築,醉心的是歷史。出生於竹山,在嘉義讀國中、臺北上高中、臺南念大學,戲稱自己是周遊台灣的留學生。工作之餘熱愛背著相機穿梭在舊城的大街小巷,紀錄各種人文歷史和生活典故,品評各地美食。現定居臺南,成為臺南城市作家、文史工作者、生活考古學家。

劉克襄,綽號鳥人,台中縣烏日鄉人。曾任中國時報人間副刊中心執行副主任。年輕時以鳥類生態為散文題材,嘗試開拓台灣自然寫作風氣。在多年的散文創作過程裡,大至地理文史的論述,小及昆蟲花草的研究,都潛心著墨。近年創作主題則以生態旅遊,古道探查,以及野菜蔬果為主。曾出版詩集、散文、小說和自然旅行指南等著作四十餘部。

踏查台灣各地 細細品味美好

我沒有劉克襄老師的浪漫,劉老師走在五分車鐵軌上,想到的是十八歲時第一次約會成功,在回家的路上。我只想著附近可有甘蔗汁,後來才知道煮糖的白甘蔗,有別於生食榨汁的紅甘蔗。王浩一老師對於文化和美食有獨到的心得,王老師品嚐生魚握壽司時,還會在入口時翻轉壽司,讓魚片接觸舌面味蕾。這等優雅動作在我做來,若無融會體悟其中精髓,只怕扭傷手腕。

兩位作家是彼此熟識多年的老友,也都熱愛踏查台灣各處,欣然同意公視的邀約,以不同的旅行方式,引領觀眾細細品味台灣的老房、古樹、美食、舊舖、市集、人情。慢遊文化的軌跡,體驗生活的智慧,在創新與懷舊間思索未來。
而節目名稱也呼之欲出,王浩一的「浩」、劉克襄的「克」,組成銳不可擋的「浩克」,關心台灣文化與環境的綠色「浩克」,請大家放慢腳步,作夥到熱情好客的城鄉作客。

拜訪以五分車運甘蔗的糖廠

節目首集將走訪台灣第一糖都。
台灣糖業在台灣現代化過程中的重要性,不言可喻。而虎尾,這個日治時期糖產量最大的糖都,興衰都與糖息息相關。在以前,火車經過虎尾驛時,空氣中總充滿了濃厚的煮糖香氣。現在依然可以在虎尾糖廠回味這樣的甜甜氣息,這裡也是台灣糖業僅存仍以五分車來進行鐵路運輸甘蔗的糖廠,五分車緩慢行進的節奏,和現在虎尾人生活的步調融合,騎著自行車隨五分車從糖廠穿過小鎮、市集、田野到蔗田,是慢活療癒的行程。

日前,已近百年歷史的虎尾糖廠宿舍區,一棟雙戶的古建築遭火吞噬,《浩克慢遊》紀錄留下老屋最後身影。期望在一次次的旅行中,更認識、珍惜這片土地。

浩克慢遊LOHAS

「浩克」來台灣慢遊了

長年以來,我一直期待,自己能參與一個行腳節目,不論鏡頭或主持者都能夠嫻熟在地風物,適當地以允當角度切入。此外,還有精彩的夥伴搭配,一起撞擊出花火。進而透過兩個人的互動和尋訪,走進我們的家園,看到不同的風景。

這回,也真的有實踐機會了。雙城、雙鎮、雙村的遙峙,是我積極建議的方式。透過兩個文史或物產背景極度近似,或南轅北轍的地點,對照它們的微妙差異,許多意想不到的故事誕生了。邂逅這等風情,無疑也是數回旅行後,我們最大的收穫。相對地,我們也期待這樣的旅行,能夠引領大家,發現更多家園的驚奇。

以雙城雙鎮作精彩風景對照

舉例如下,其中一集,浩一和我各在自己長居的台南、台中,各選三棵不同品種的老樹,對照兩座老城的特性。此一出奇的方式,意外地帶出了不同城市的生活內涵。斗六和虎尾兩大鎮在雲林的繁華各有千秋,但很少節目把它們的差異做一有趣對比。我們透過交通和市場風物的比較,一東一西兩座農業大城的風格和特色也更具體地突顯現。

菁寮和土溝相隔不遠,同樣是老漢老嫗過日子的農村,看似淳樸寂靜,但還是明顯不同,當我們放在觀光旅行的尺碼裡,前者似乎停留在過去會更有風味,後者卻適宜創造未來。

誰又會想到,同樣是客家山城的傳統菜市場,竹東和關西竟有天壤地別。一個是快速繁華的旗艦店,一個卻是慢恬的小城。人情何以冷暖,物產為何豐饒都在市場的徘徊中,精彩流露。

企劃之外更有意外連連的驚喜

我們都是年過半百的歐利桑,偏愛互相調侃。這樣不具姿色的主持人,又提早犯有老人喜愛鬥嘴鼓的習慣,隨著不同城鎮的比較,好像也能形成特色。再加上兩人各有書寫天地,著作面相不同,剛好互補不足。在描述地方民俗風情時,好像也能幫忙對方,增加談話的豐富度。

這一系列的製作,編導和企劃事先都提前做了飽實的功課,也早先幾日拜訪,精心安排內容和採訪之物,但也有意外連連的驚喜。譬如有一回,搭乘新竹客運前往關西時,遇見了十來位平均八十歲的阿婆們,自然而然那搭乘就充滿不可預期的樂趣。還有一次,在斗六三小市集,撞見兩位年輕人駕著麵包車巡迴販售。他們的創業思維帶給我巨大的刺激。但意外的撞見雖然美好,若無事先安排的行程,就不可能帶出非凡的風景。一個深度節目,有時得具備這兩種狀態的隨時出現,以及適時互動。

是一塊重新認識台灣的踏腳石

每回拍攝,我都帶著滿滿的快樂回家,儲存為旅行生活裡的寶藏,或筆記為小品。浩一想必亦然,因為沒過一、二天,我便常在臉書看見他的感性貼文。足見他也很陶醉此樣旅次,積極地想跟讀者分享,預告著這一個即將到來的美好節目。

兩個緯度半的台灣,擁有多樣而豐富的物產和鄉野風情,當然絕非八集可以涵蓋,但我們試著在這季播映的內容裡,提供不同面向的鄉鎮論述,做為一個重新認識台灣的踏腳石。冀望日後有更多這類雙城雙鎮的提示,帶出不同的台灣地景。

五○年代台灣有一電影《王哥柳哥遊台灣》,以喜劇方式帶出台灣各地風景。今則有我們,也是「王哥劉哥」。希望這一台灣歐利桑的組合,也能引領出新形式的旅遊風貌。

浩克慢遊LOHAS

這趟旅行,就從虎尾糖廠開始吧!

因為自許是文史工作者,又喜旅行,所以在田野調查之中,總熱情地想打開每一寸土地的歷史小抽屜,探索老街、小鎮、田野、山巔的身世與過往。臺灣這座島嶼,除了特殊生態與地理,還有迷人而美麗的人文風景,旅行……深度旅行,正是重新發現我們身處的島嶼國度,也可認識更多身處角落裡專注工作的默默職人,從而更加深愛我們的島嶼故鄉。

於是我們將從老樹、市場、山城、驛站、農村、漁港等等我們的生活場域,走進去,走出來……

不同文化和足跡在台灣留下腳印

臺灣近四百年來,歷經荷據時期、明鄭時期、清領時期、日治時期、光復後,不同文化、語言、信仰甚至不同的顏色進入這座島嶼,佔領者來了又走,可是他們都留下一些「東西」,像是以複寫紙不斷地在這裡塗寫,被改去一些,卻也留下一些。臺灣糖的產業故事就是如此……

荷蘭人最早在這裡種下甘蔗,製糖後銷售到日本;鄭成功家族也鼓勵蔗農耕耘,然後船運海外;清朝統治臺灣213年期間,郊商更是積極地把臺灣糖銷往福州以北的沿海城市。當然,接手的日本人挾著第一次世界大戰的獲利者,加上工業革命的導入者,現代化的糖廠紛紛出現在新竹以南到屏東的平原與丘陵上。百年前,虎尾糖廠正是這段期間創立在雲林土地上,有趣的「虎尾」小鎮,就環繞著這個糖廠,一層一層有機地興建了出來,沒有過往腳印的歷史,荒野中,如此生意盎然的新興城市就這麼猛然誕生了。當年虎尾四周遍布蔗田,忙碌奔馳的五分車,揮汗種植、採收的大量蔗農們,讓這座「糖都」活力四射。

深度探訪「臺灣第一」虎尾糖廠

然而,隨著時間遞變,時代更迭,臺灣糖退出世界舞台,一座座糖廠關閉了最後一盞燈後,走入歷史,消逝在時光洪流。今天這些歇業的製糖空間,有的已經完全消失,有的轉型成文化園區,我們也漸漸忘掉臺灣糖曾經在這座島嶼上風光了近三百五十年。然而,就在淡忘的記憶逐漸消失前,臺灣仍有最後兩座糖廠—虎尾與善化,在每年冬至後,春分前,鍋爐會再度啟動,高高的煙囪會冒著白白的水氣煙霧,整座小鎮被幸福的甜味籠罩,微微的焦糖味被夾帶在風中遠颺,於是,我們就在春分前,趕赴虎尾……

原名稱之「五間厝庄」的虎尾,這次的旅行,我們沒有深入虎尾合同廳舍、郡役守官邸等日治時期的官建築,去端視現代的新文創空間。執意地,我們主要深訪這座「臺灣第一」糖廠。清晨六點,已經抵達廠房外鐵軌列然有序的機房前,等待第一班的五分車馳往蔗田,晨曦初亮,薄霧未散,寒風中的等待成了這次旅行的開始。望著高聳冒氣的大煙囪,把相機長鏡頭拉往灰白的天色,和飄動的白煙,拍下一種旅人才能體驗的生命場景。

旅行的情緒鼓動了,就在掛滿五十貫車斗長長長的黃色車頭與鳴笛中,隆隆不絕的車體震動聲中,兩位「資深文青」的深度旅行顯得虛幻,卻又如此真實。這次的虎尾之旅,我們用腳踏車追逐五分車,也追逐我們已經逝去的童年……
點選看原來大小
廣告

近期內無重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