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心2

 
 
09-26(日)  ~
 
(2006)少女展顔與監護人季冬陽長達十年撲朔迷離的愛戀在王琪死後,劃下了休止符。季冬陽帶著破碎的心放棄一切遠走他鄉。但在他自我放逐之前,他公開的將他的事業交給了展顔,並懇請周大山和方以安輔佐展顔。他對展顔的用心良苦,昭然若揭。但他卻不知道他的行爲是將展顔放在了一個最危險的位置上。展顔涉世未深,除了天真的熱情和理想,她對經營企業毫無概念,真正能幫助她的只有以安和大山,然而以安對她余情未了,雖努力克制,也總有忘情之時。因此而造成了小凡的誤解,展顔成爲無辜的第三者。看在子娟(展顔母)眼裏分外心疼,更爲女兒不值,她希望展顔放棄季氏企業,享受一個20歲女孩的花樣年華。然而季冬陽消失了,仿如人間蒸發了一般,甚至沒有親人可以代爲接手………

  真是如此?其實不然。季冬陽有過一個兒子的,只是連他自己都不知道。22年前的一段青澀感情。禾敏爲他懷孕並生下了兒子其威。在季父的威迫利誘下,禾敏帶著兒子消失,並答應永遠不能曝光。禾敏是個無良無感的女人,並未再嫁但也未克盡母職,她只是花著季氏的錢遊戲人生,直到她遇見江永生………

  永生比她小,她倆是一對吊詭的組合。他有人,禾敏有錢,他有腦子,禾敏沒有。他有想法,禾敏只有今朝酒。在任何外人的眼裏,都只會膚淺的認爲這是一對肉體與物欲的交換。只有倆個當事人心裏最清楚,他們是倆個寂寞的靈魂互相依偎。在永生心中,他對禾敏除了愛戀之外,還有更多的是悲憫,只是旁人不懂他有什麽條件去悲憫禾敏。但無所謂,永生從不稀罕全世界懂得他,在這世上,他唯一在乎的,可以讓他拼命的,只有妹妹永心。只有在永心面前,他願意卸下武裝,收拾起他的玩世不恭。永心的存在,是他蒼桑的心靈裏唯一的一塊淨土……。

  季長宇病危,就要死了,一場豪門恩怨的遺産爭鬥戰仇火如荼的展開。禾敏短視,看的不是遺産,只要贈與便滿足。但永生告訴他,不能放棄其威的權利,因爲他就是季氏的骨肉,贈與只是乞討,遺産才是證明,即便只拿到一毛錢遺産,也爭到了一口氣。他精心策劃了第一個步驟,要將其威推進季家。要迫使季家正視其威的存在,他不允許炎涼的世道忽視這流落在外長達22年的孫子。

  在他苦心孤詣,利用媒體將此事掀開,造成了輿論和社會重視的同時,他和其威之間的不和也日趨激烈。其威始終認爲他要的是母親的錢,對他多諸不屑。永生照往例,不解釋。他問心無愧。但當連永心也誤解他時,他感到痛苦。他不在乎全世界,他在乎永心,于是他選擇了離開,證明自己不分禾敏一分錢。禾敏過的好,永心不誤解他,他于願足矣……

  但事與願違,季長宇並未如永生所推測的將遺産分給其威,反而要禾敏母子先找到冬陽,證明了血統,才能得到遺産。禾敏崩潰,歇斯底裏尋找永生,她明白只有永生才能幫助到她,但她遍尋不著永生下落。

  因緣際會的其威認識了永心,並幫助了她,帶她回家。禾敏與永心曾有一次不愉快的一面之緣,再見永心時,驚喜交加,她明白找到永心就能找到永生。

  本以爲從此與禾敏天涯陌路的永生卻因爲永心的關系再度見到了禾敏。他答應了禾敏的要求,主要原因不是爲了那段舊情,而是他知道了永心已愛上其威。爲了妹妹,他必須幫助禾敏幫助其威。他們一行人來到了上海。

  行前,永生在心裏已有多項腹案,他沙盤推演了無數次。他認爲他要對抗的,是一個成熟的,精明厲害的,能讓季冬陽放棄事業坐享其成的狡猾對手。直至他初遇展顔,他愕然不可置信。如果不是季冬陽太傻,就是眼前這小女孩太假太會僞裝。他選擇了相信後者。這世上只有一個天使,就是永心,不可能再有第二個單純善良的人。他毫不留情的繼續執行他的計劃……

  展顔初見永生,只覺得這是一個不快樂的人,笑裏都無喜意。熱情也讓人覺得冷。急進的作風讓她困惑,就連身上那玩世不恭都不開心,他們合作的每個案子都讓展顔覺得好象明天就是世界末日了,在明天之前要賺進全世界。她不懂這個人,但她想懂,爲什麽?因爲有些地方,他像季冬陽……

  永生不知道自己正被展顔一點一點的感動,一點一點的拍掉他靈魂上的灰,一點一點的被拭淨。等他發現時,他對展顔的喜歡,已經不止是一點點了……

  他害怕極了,不怕展顔,怕自己,怕愛情,自慚形穢的他怕面對明亮無垢的天使。禾敏讓他安心,倆人像教堂裏的老鼠,誰也不比誰高級。展顔讓他渴望,能不能夠,他配不配得到一次生命裏純淨無目的的愛情?

  永生心裏的沸騰,禾敏豈會不知?倆人在一起太久,她不能容忍永生的轉變。要不一起沈淪,要不一起上岸。她與永生,誰也不能獨活,她不允許。

  一場善與惡的拔河,季冬陽的影子與江永生的角力。展顔是真正的愛上了江永生嗎?江永生能坦然面對展顔和自己,告訴她自己接近她接近季氏最初的動機和真相嗎?禾敏能否願意放手?其威闖進以安和小凡的婚姻中,誰能勝出?永心和展顔倆個善良的女孩,他們的友誼能否通過考驗?


點選看原來大小
廣告

近期內無重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