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賊七

 
 
09-25(日)  ~

製作人:
林子超  
演員:
周明增
廖麗君
笨才
陳秀嫦

 
某日,白斯文與林八珍在大稻埕和士、農、工、商在城隍廟前打賭其妹白牡丹的頭上斷頭刀切不斷,眾人不信與其打賭,果然白斯文大勝,眾人不服向城隍爺申冤。

 當夜白斯文泡浴而沉睡在夢中,城隍爺知道他用西洋魔術騙人財物大怒,令什家將擒拿升堂審判。白斯文知錯求饒,城隍爺交一令牌命白斯文遊走各地感化和收伏金光黨,撈仔黨等為害百姓之劣徒,方可完成使命贖其罪。

 白斯文浴中驚醒,不相信,開門之時忽掉落一令牌,白斯文大駭其牌與夢中所見相同,隨與鐵齒山深夜外出喝酒壓驚。清晨白斯文返家,見大門聚集人群,方知西洋斷頭魔術騙局已被揭穿,且夢中之影像浮現,白斯文速至城隍廟向城隍爺贖求罪,願完成夢中所交待之事,隨即和鐵齒山遊走四方降魔。

 兩人來到府城見一老婦欲上吊,白斯文救下該婦人,始知府城一藝妲黑玫瑰用美色迷拐騙男人財物,被騙男人不計其數,且傾家盪產。

 白斯文聽後決定與黑玫瑰鬥法,白斯文詭計多端,千變萬化,神出鬼沒,趣味橫生地把黑玫瑰整得七葷八素,終於讓黑玫瑰無奈地把秀髮剃光。事後方知是白斯文所陷,故意為懲罰她,而知錯悔不已餘生,眾鄉民得知均大快人心。

--------------------------------------------------------------------------------
第二單元︰賊狀元與傻女婿 (全十五集) 

劇情簡介:
 白斯文等四人,因勸服黑玫瑰向善後,心情喜悅,眾人至城隍廟交旨,十筊,卻想不到城隍再令他們一行南下收除「金光黨」,斯文只好受命,四人行至一小村落時,感覺飢渴又找不到吃的,正著急之際,發現林明土家,眾人進入想要一點水喝,卻想不到明土也將早準備好的一桌豐富午餐,請他們吃,當他們畢餐之時,明土竟然抱頭痛哭,原來,那一餐是明土為自己準備最後的午餐,他要自殺,眾人一聽,大吃一驚,明土並且拿出四項自殺的工具,請示如何死法比較好看,斯文以為明土腦筋有問題,對他表示用工具自殺都很難看,不知不覺自然死才會好看,明土一聽,不聞不聲往外而走,賜眾人愕住,斯文怕明土令有死法,令其他的人分路四尋。

 不出所料,明土竟然跑來海邊,腳小腿綁上一塊肉,想勾引沙魚來咬肉,拖他下水,可不知不覺自殺法,幸好斯文趕到,費盡口舌,才勸服明土放棄自殺念頭,追問結果,才知道明土遇上「金光黨」,母親交代賣一塊地的錢,一天被騙光,斯文心想,那剛好是他要清除的對像,就暫住明土的家裡,決定要替天行道,為明土討回公道。

 經過數天的明查暗訪,有一天,明土發現一位牛清和的人,賜明土想到被「金光黨」女孩子騙的當時,此人也在場,斯文得知此事,想盡辦法親近牛清和,打聽蛛絲馬跡,但清和卻是一位鬼才多端之人,豈能輕意露出破綻,有日,斯文得知牛家想僱佣人,斯文故安排其妹牡丹侵入牛家可做內攻外應,牡丹為完成其兄任務,只好冒險而入。

 不久之後,牡丹回來報告,牛清和為取要陳家三千金-玉葉對清和好感,故安排一個假英雄救美計畫,斯文心想這是明玉娶老婆好機會,當天安排明土上山,果然玉葉出現時,數名歹途想對玉葉非禮,明土提早搶救,歹途認為是清和安排來假英雄,所以被明土打得不敢還手,而退遲來一步的清和,看得不知所措,機會被人搶,誰知歹途離後,明土嚇得不打自倒,摔得受傷,玉葉急令人送醫。

 自從明土受傷後,玉葉果然對他好感,處處關心明土,不久傳到清和耳中,某日找上明土要他退出,並言明,明土是個窮光蛋,陳玉葉是貴枝玉體,覺不會看上明土,斯文聽得路見不平,跟清和打賭,清和依他的人頭,做為賭注,如明土真的能賜玉葉答應成親,清和的頭願意剁下來給明土當椅坐,鐵齒怕他言而無信,找來証人為証。

 誰知事後一段時間,未見玉葉出現,造成斯文一些人的擔心,怕與清和的打賭會輸掉明土的人頭,斯文著急之下,派其妻八珍,假裝玉葉好友,至陳府查探情況,原來是玉葉姐夫米武雄,乃是清和好友,所以夫妻被清和買收,夫妻常在玉葉其父陳定水面前,撥弄是非,盡說明土的壞話,造成玉葉不能與明土見面,斯文得知此事,有點著急,決定想計應付。

 數日後,斯文又依福州杉巨商出現該村,依想和定水合夥事業為由親近定水,意想不到,定水和斯文認識後,倆人非常投緣,一切聽從斯文的話,加上斯文暗中教上玉葉一哭,二鬧,三上吊絕招,定水終於答應和明土見面,當明土和定水見面時,因心裡恐懼,致使花樣百,出糗事連連,好在有斯文和玉葉做後盾,費盡口舌,定水才答應明土和玉葉親事,明土和玉葉高興,斯文更是喜悅。

 玉葉答應婚事消息傳開,不久就傳至牛家,清和氣得快要昏倒,找來武雄夫婦理論,不該金收樓拆,收錢不辦事,這一切都被牡丹看在眼裡,正在武雄和清和爭論之際,突然來了倆位行動怪異的女人,未知和他們討論什麼秘密的事情,牡丹有了奇怪的感覺,牡丹速將此事回報其兄知情,並說明那倆女人類似明土形容金光黨的人,斯文聽了之後心裡有數,決用計策,讓他露出馬腳,令鐵齒帶証人去實行打賭人頭乙事。

 清和心情煩悶自個喝酒,令牡丹陪他,牡丹只好答應,當清和想對她毛手毛腳時,剛好鐵齒領著証人趕到,鐵齒看此情景,帶了一點醋意,但怕被穿真相,不敢怎樣,鐵齒對清和說明來意,並令証人將他抓至要剁頭,清和跪地求饒,言明要花錢將自己的頭買回來,鐵齒心想他中計,並開高價,估計清和頭的重量有250斤,清和言明他們誇張,那來頭如此重量,鐵齒令人要將頭剁下來秤,嚇得清和臉色青黃,無奈的依高價將250斤的買回來,得救一命。

 斯文將清和得來的錢,來幫助明土完成與玉葉的婚事,當明土扮上新郎時,又是糗事不斷,數日後,是岳父定水生日,玉葉和斯文都教了他幾句好話,但到了現場,明土全好話講成壞話,鬧得定水哭笑不得,飯後定水發給倆位女婿,每人50個龍銀,要考驗倆人三個月做生意,誰賺了多錢,武雄在眾人面前揚言,絕對可勝明土。

 玉葉和斯文一行人,正在擔心明土未知道外面做什麼生意之際,傳來外面喧嘩聲音,眾人至門外一看,原來明土令人用牛車載來一對石獅子,明土還自誇自己做這種賣石獅子的生意穩賺的,不臭不爛,不失重量,眾人一聽都快昏倒,追問結果,才知道武雄和清和陷害的,玉葉欲哭無淚,斯文言明要以牙還牙,替明土報仇,並要逼金光黨現身。

 武雄和清和為整明土買石獅,樂得痛飲一番,回家途中,發現有工人搬運黑石頭,石堆旁還站著一個阿拉伯人(白七)扮的,自稱是石油王,言明黑石可化成石油,清和倆人不相信,斯文令人將三粒黑石頭在地上滾轉,果然石頭洩出石油來,將它點燃,使清和倆人看得目瞪口呆,斯文揚言,如果有人肯做他的代理人,一粒石頭抽一分錢,四個月交六萬粒,清和倆人馬上搶要代理,合約打了約好十天後要交出二萬粒,斯文開了佣金十天後外國支票給他們,隔日倆人馬上請工人將家裡傢俱搬去丟掉,屋裡全裝石頭,十天過後見不到那阿拉伯人,倆人前去銀行才知道上當。

 雖然斯文嫌疑清和是金光黨之一,但沒充實証據,決定要以計逼得他經濟困難,讓他露尾巴,令八珍做一種罕有的生意,排攤路邊收集特殊姓字祖先神位牌,一個神牌拿來帶50個龍銀來換回100個龍銀,消息一傳清和和武雄,現賺50個龍銀,一個姓米,一個姓牛,倆人真的把祖先神位牌並帶50個真龍銀,換回八珍100個假龍銀回去。

 牡丹回來報告說明,清和經濟已踏上極困苦了,斯文令所有的人特別留意清和的行動,不出所料,金光黨出現正在行騙時,斯文帶來警員抓個正著,原來武雄也是金光黨的成員,金光黨破案了,全村的村民對白斯文一行人,無比的尊敬,當他們四人要離開村莊時,眾人以貴賓歡送,使白斯文感受到做好事的光榮。

--------------------------------------------------------------------------------

第三單元︰河東獅吼 (全十集) 

劇情簡介:
 阿昆是一個賣豆花的武大郎,為了成家,他傾其所有向地方惡霸高明買了一個來歷不明的女人豔秋作老婆。因為積蓄不夠,他還因此欠了高明50元。阿昆原本指望娶了老婆之後,老婆可以和他一起努力賺錢,還掉欠高明的錢,沒想到豔秋在諸羅早已嫁過人,她是中了別人陷阱被賣的,所以她根本不承認這件買賣。

 倒楣的阿昆無奈之餘,只好到帶豔秋回諸羅去找丈夫林阿興,希望能退還妻子,討回金錢。沒想到阿興卻已經賣掉房子,搬得不知去向。原來,豔秋是個出了名的河東獅子,阿興自從娶了她之後,在她的淫威之下,不但失去了做丈夫的尊嚴。還成了鄉里的笑柄。在飽受凌虐,忍無可忍之後,阿興無意中遇上高明,高明慫恿阿興休妻,阿興不敢,便拿錢委託高明偷偷設法為豔秋另找婆家。自己也好遠走高飛脫離苦海。

 豔秋無奈之餘,只好和阿昆回家暫住。強悍的她為了保住自己的清白,要求阿昆找來阿興帶他回去團圓,否則鳩佔鵲巢,阿昆永遠別想進門。

 倒楣的阿昆不但有家歸不得,偏又遇上高明來討債,無奈之餘,只好上街賣妻,希望能將買來的妻子轉手賣出,也好還清欠高明的錢。沒想到妻子一直賣不掉,欠高明的錢本金加利息,一天比一天多,逼得他只好一而再,再而三的把賣妻的價錢提高。

想當然的,價錢越高越賣不出去,越賣不出去欠債就變越多,他又不得不將價款越提高,價錢越高又越賣不出去。

這一天,他巧遇白斯文,已經走投無路的他,只好以死要脅白斯文一定要買下豔秋這個燙手山竽………


--------------------------------------------------------------------------------
第四單元︰賊狀元與邱員外 (全十四集)

劇情簡介:
 邱員外一身華服大搖大擺的走進李記麵館,老闆見貴客上門,馬上堆滿勢力的笑容上前招呼並拿出菜單給邱員外看,邱員外頭抬得高高的連看也沒看就拿出五個龍仔銀放在桌上,並順口點了炒米粉和魚丸湯,邱員外白斯文與八珍來到竹塹(新竹),在一家麵館裡,八珍巧遇了昔日的青梅竹馬,原來就是現在的有錢人邱員外,兩人好久不見,難免會興奮的敘敘舊,而冷落了在一旁的白斯文,看在白斯文眼裡頗不是滋味,加上邱員外多金又死了老婆,白斯文一方面忌妒邱員外的聰明與能言善道,一方面又擔心八珍與邱員外會舊情復燃,因此打從第一眼見到邱員外便將其視為眼中釘、肉中刺,其實邱員外與白斯文兩人可以說是同一類型的人,照理說應該是英雄惜英雄才對,只可惜一開始兩人便有了心結,讓兩人終於演變成一山不容二虎的局面,於是展開一連串令人啼笑皆非的鬥智大對決。

 在邱員外的熱情邀請下,八珍不管白斯文的反對,決定在邱員外的家裡小住幾天,一來老朋友可以敘敘舊,再來也可以趁機好好的在新竹玩一玩,白斯文不想,但又擔心八珍與邱員外舊情復燃,只好勉為其難的住了下來,但心理卻打定主意要讓邱員外在八珍面前出糗,這或許一種不服氣的心理在作祟,白斯文一開始便決定給邱員外來個下馬威,於是便故意用糖葫蘆騙邱員外的兒子添丁在大白天披麻杉,又故意騙挑柴的無賴用柴薪打破邱員外心愛的蘭花盆栽,八珍認為是白斯文無理取鬧,心裡對好友過意不去,便要白斯文去向邱員外道歉,白斯文當然不肯,但是在八珍的軟硬兼施之下,白斯文只好心不甘情不願的去向邱員外道歉,邱員外看出白斯文的不甘願,便要與白斯文來一場光明正大的決鬥,辦法就是在七天的時間內,兩人各憑本事看誰可以整到最多的人,輸的人要從邱家的門口端著三杯酒,三步一跪三跪一叩的到城隍廟口,用這三杯酒向贏的人說對不起,白斯文答應。

 另一方面在邱家,邱員外的大姨子一直對邱員外有好感,但因邱員外一直不想再婚,只好默默的幫邱員外打理家務,過過乾癮,但當他看到邱員外帶著十多年未見的青梅竹馬八珍回來,兩人狀似親密,頓時備感威脅,便想盡辦法要整八珍,只不過每次都弄巧成拙,最後倒楣的都是自己,鬧得笑話百出。

 經過一連串的鬥智之後,到了最後兩天,白斯文與邱員外的戰況不相上下,兩人開始有點著急,白斯文開始打算下猛藥,天一亮,白斯文便到菜市場去,以邱員外要宴客的名義,向各個菜飯肉飯魚販訂購了一大批的貨,要她們送到邱家,果然白斯文憑著三吋不爛之舌,把眾人都騙了過去,眼看著白斯文已經佔領上風,八珍心情十分複雜,一方面替白斯文高興,但一方面又為邱員外擔心不已,而邱員外當然也很著急,當天在花園中無意看到兒子在放鞭炮突然有了靈感,於是邱員外對外放出風聲說要在廟前放大炮,就這樣邱員外憑著放大炮的謊言,騙了無數的人,連白斯文都不得不佩服,既然輸贏已定,白斯文果然是好漢一條,說話算話,對邱員外表示要遵守誓言,要邱員外到城隍廟等他,只不過聰明的白斯文,早已經偷偷的叫來一輛三輪車在邱家門口等他,時辰一到,便端著酒上了車,一路來到城隍廟口邱員外的面前,將酒端給邱員外喝,邱員外問白斯文怎麼可以用這種偷吃步,白斯文辯稱當初又沒有說不能坐車,只有說要從邱家門口三步一跪三跪一叩得到城隍廟,我坐在車子上也是有踢正步,而且還是踢三步就跪一次,踢九步就叩一次,邱員外一聽又好氣又好笑,不得不誇獎白斯文真是聰明,兩人這時才盡釋前嫌,握手言歡,並就在城隍廟結拜,成為莫逆之交。

--------------------------------------------------------------------------------
第五單元︰真假賊狀元 (全十二集) 

劇情簡介:
  白斯文無緣無故遭到陷害,身繫囹圄,八珍一方面為了籌錢救出白斯文,一方面也為了查出真兇,而來到了充滿陰謀的夜來香食堂。

 這一天,夜來香食堂裡踴進了各路人馬,他們赫然是各地數一數二的騙子,而名聲驚動北台灣的白賊伯以及全南台灣最出名的白賊阿順亦不約而同的來到,這些人都自稱是雄霸一方的騙術高手,他們來到此地的共同目的都是為了妖嬌迷人的老板娘夜來香!

 原來,夜來香對外廣發英雄帖要為自己徵婚,美豔聰明又有錢的夜來香果然吸引了各地英雄慕名前來,有的想財,有的貪色,也有的想趁這一次的機會,對外展示自己的聰明才智,以揚名立萬。經過了一番的考驗與淘汰之後,最後只剩下白賊伯與白賊順兩人不相上下!

 就在兩人爭執不下誰該是勝利者時,夜來香將其徵婚的真正目的告訴兩人,原來夜來香只是假借徵婚之名來尋求一名騙術高手,替地方的首富丁太郎尋子。於是,夜來香便帶著白賊伯與白賊順去見丁太郎。這時混在食堂裡打工的八珍在一旁在暗中觀察之後,發現白賊伯與白賊順極有可能是陷害白斯文的人,為了查出真相,八珍便偷偷跟蹤三人來到丁家。

 經過丁太郎的陳述,白賊伯與白賊順得知原來丁太郎乃是入贅丁春嬌為婿,其本名為高炳昆,兩人結婚多年,卻一直沒有生下任何的子女,八年前,丁太郎到外地做生意不幸遇到一場暴風雨,掉落山崖,幸好被秋月所救,只是丁太郎也因此喪失了記憶,而與秋月在朝夕相處之下,兩人情愫漸生,有了愛的結晶,而丁太郎也慢慢的恢復了記憶。不過,另一方面,一直等不到丈夫回家的春嬌,便四處派人出去尋訪,終於找到了丁太郎,丁太郎回家之前,允諾秋月,一定會回來接他們母子回去!太郎在回家之後,身體便一直不好,無法親自去接秋月母子,便與妻子春嬌商量對策,春嬌一付賢淑溫柔的樣子,答應讓阿明認祖歸宗,並派人前去,但回音卻是秋月不願意將兒子還給太郎。雖然,丁家有錢有勢,但是礙於面子,亦不想將事情鬧大, 白賊伯與白賊順聽完夜來香如泣如訴的敘述之後,誤以為秋月與大尾是壞人,而同情太郎父子不能團圓的可憐境遇,在一股江湖氣魄的使然下,便毅然接下了這個任務。

 一直在暗中觀察白賊伯與白賊順的八珍,見白賊伯心腸較軟,為了替白斯文洗刷冤屈,便故意捏造可憐的身世以博取白賊伯的同情,富正義感的白賊伯不疑有他,便答應收八珍為徒。於是三人變動身出發去找秋月母子,而在三人攜手施展一連串的騙術之後,阿明終於認祖歸宗!

 失去兒子的秋月,傷心欲絕,八珍覺得事有蹊蹺,認為秋月並不是像夜來香所說的壞女人,而大尾也是面惡心善的好人,經過詢問,才知道事情根本不是這麼回事……,事實上,痴心的秋月為太郎生下一子,但卻始終等不到太郎的回音,誤會太郎是負心漢,一度想自殺,被其相依為命的大哥大尾勸阻,看著兒子可愛的面容,秋月打消了尋死的念頭,並決定忘了太郎,好好的扶養兒子長大。

 大尾對太郎的行為雖然氣憤,但在秋月的阻止下,也勉為其難答應不去找太郎算帳,但太郎卻不斷派人帶錢要秋月母子忘了太郎,更罵秋月試想高攀,甚至想置其母子於死地,還好被即時趕回來的大尾阻止,兩人裁揀回了命,大尾認為太郎仗勢欺人,因此當太郎親自前來時,當然不可能答應把阿明交給太郎,秋月則早已被太郎傷透了心,阿明可以說是她唯一的依靠,因此任憑太郎如何請求,都不肯鬆口。於是,八珍便帶著秋月去找白賊伯與白賊順,希望兩人將小孩還給一個可憐的母親。

 太郎與兒子終於骨肉團圓,但是善妒的春嬌,骨子裡其實並不是真的想讓阿明與太郎父子團圓,於是便暗地裡策劃了一場借刀殺人的詭計,而這時的白賊伯正高興做了一件善事,卻不知一場更陰險的殺機正一步步的逼向自己,同時也將阿明無辜的小生命推向了不可知的深淵……

 就在白賊伯聽完秋月的故事之後,這才明白自己誤上了賊船,而後悔不已,俠義心腸的他答應幫秋月把阿明帶回她的身邊,只是這時情況已經大逆轉,原來,春嬌早就已經暗中收買了白賊順仔,想要除掉阿明這個眼中釘,並計劃嫁禍給白賊伯!這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一連串的陰謀詭計與殺機,迷漫在白賊伯等人之間……

 所幸吉人自有天相,在緊要的關頭,白賊順被阿明的天真無邪所感悟,不忍心下手傷害這麼一個無辜的小生命,良心發現的白賊順毅然放下屠刀,決定與白賊伯連手對付心狠手辣的春嬌。經過一番縝密周詳的計劃之後,白賊伯與白賊順終於破解了春嬌的陰謀,讓阿明與春嬌母子團圓。事情終於圓滿的告一段落了。

 另一方面,八珍雖然已經查出白賊伯就是陷害白斯文的人,但她也明白這一切只是白賊伯的無心之過,也了解白賊伯是一個善良的人,於是八珍寬恕了白賊伯對白斯文所造成的傷害,一旁的太郎答應拿錢出來救白斯文,八珍便帶著太郎的錢去救白斯文了……
--------------------------------------------------------------------------------

第六單元:好小子 (全廿二集) 

劇情簡介:
 一間神秘詭異的鬼屋,每到夜裡一陣陣悽涼陰森的冷風怏速的吹著,氣氛是那麼的可怖,彷彿隨時有鬼魅要出現一般,危機四伏……

 碰柑、陀螺、冬瓜這三個好小子,鬼鬼祟祟的自不同的角落翻潛進鬼屋裡,冬瓜不小心踩到陷阱(香蕉皮)摔了一跤,碰柑與陀螺趕緊上前解救冬瓜,並小聲責備冬瓜,三人走到門口看見神桌上的紅龜糕,正欲上前偷取,不料就這短短的幾步路卻機關重重,險象環生,好不容易來到神桌前,看著神桌上的三個紅龜粿,正不曉得要拿哪一個時,貪吃的冬瓜拿起一塊就吃,誰知道原來紅龜粿下暗藏機關,一桶麵粉掉了下來,把冬瓜灑的一身白,陀螺拿起另一塊紅龜粿,一堆石頭彈了出來,身手矯捷的陀螺機靈的翻了兩個筋斗桃逃過一劫,碰柑拿起最後的一塊紅龜粿,就在三人要得逞時,一吸血鬼(虎姑婆)猝然冒出來,抓住冬瓜,碰柑與陀螺為救冬瓜,使出渾身解數,終於打敗吸血鬼!

 這時燈光大亮,吸血鬼取下面具,原來這一切是虎姑婆為考驗三個好小子而設計的機關,而這個鬼屋也就是虎姑婆與三個好小子的住處,虎姑婆在這裡對所收養了碰柑、陀螺、冬瓜三人,展開各種拐騙偷竊與膽識的訓練,通過了今晚的考驗,三個好小子的訓練終於完成了!

 第二天虎姑婆便要三人開始出去為他賺錢。而他們的第一個偷竊的目標便是台灣樟腦株式會社的林社長家裡,正好白斯文與八珍為了偷取樟腦工人與會社的賣身契亦來到這裡,這是白斯文與好小子們的第一次接觸。可惜因為在門外負責把風的冬瓜不小心引來看家犬的狂吠,而使得白斯文與好小子這一次的任務都功虧一匱。好小子沒達成虎姑婆所交代的任務,回到家當然免不了一頓討打,虎姑婆為了控制這些小孩子,便不准他們第二天吃東西以示懲罰。

 林社長是一個有錢但內心其實是十分孤獨的老人,表面上他雖然擁有令世人羨慕的財富與權勢,但在他的心目中卻一直有個遺憾,原來在其獨子死後,林社長曾多方派人去打聽當年遭他被迫離開其子身邊的佳惠,回報的消息是佳惠在四年前也已經過世,但也為林家生下一個孫女,只不過該孫女目前不知流落何方。於是林社長為了補償自己的錯誤,便對外重金懸賞要找回自己的親孫女。

 白斯文在林府偷竊失敗之後,正在苦思如何再第二次下手,這一天在街上,聽見街上的人繪聲繪影的在談論著鬼屋之事,膽大的白斯文便與人打賭要夜探鬼屋。

 月黑風高,鬼屋看起來果然有幾分淒涼,白斯文與八珍亦不免打了個冷顫,夜裡,虎姑婆出去了,冬瓜實在餓的受不了,便與陀螺偷偷到廚房要偷吃東西。兩人躡手躡腳的穿過走廊,其身影打在門窗上,被窗外的八珍看見,誤以為真的有鬼,八珍害怕的勸白斯文回去,白斯文當然不肯,說要抓鬼,白斯文與八珍進入屋內正想抓鬼,卻意外的與好小子們二度會面,經過白斯文的詢問,才知道原來這是好小子們與虎姑婆的住所,好小子為恐白斯文將事情說出去,便加油添醋的騙白斯文與八珍說他們的身世有多可憐,與姑婆相依為命,又說是因為姑婆生病了,才會去偷東西,白斯文與八珍見三個小孩子一付純真樣,一時心軟,不但答應保守鬼屋的秘密,並拿出錢給三人要三人帶姑婆去看病。 

 虎姑婆得知全台灣最有錢的樟腦株式會社社長要尋找孫女,見其條件與碰柑差不多,便將碰柑打扮一番,將碰柑送進林府冒充是林社長的孫女,林社長一見碰柑便認為碰柑實在像極了他的兒子,因此對碰柑的身世深信不移,一旁的萬事通懷疑碰柑的身分,一直提醒林社長,但林社長完全聽不進去,對碰柑疼愛有加,萬事通擔心自己籌畫多年的陰謀敗在碰柑手裡,因此想盡辦法要將碰柑趕出林家。 

 碰柑住進林府之後,完全被林府的氣派所吸引,常常偷吃的東西用的東西回去給陀螺與冬瓜吃,碰柑的偷竊行為被萬事通所發現,認為碰柑手腳不乾淨,向林社長舉發,林社長先是愕然,後來想起碰柑的可憐身世,一廂情願的認為碰柑是缺乏管教,因此便想出了幫碰柑應徵家教老師來家裡教碰柑,並要碰柑將其好朋友陀螺與冬瓜一起帶進林府!

 白斯文與八珍見林府在應徵家教老師,認為機不可失,便前去應徵,兩人一個教禮儀一個教讀書,開始在林府教起碰柑三人,並找機會要偷取契約書,這中間當然白斯文與八珍和三個好小子間也鬧出了不少的笑話。

 萬事通見到林社長對碰柑越來越喜愛,擔心林家的財產真的落到碰柑的手裡,於是利用暑假急忙將在日本讀書的兒子,也就是林社長的義孫叫回來,身受日本教育的繼宗,處處講究禮儀與規矩,高傲的他對於三個好小子根本不放在眼裡,因此常在言詞之間對三人多有不屑,與三人不時起衝突。例如:與陀螺和冬瓜打日本劍術,把兩人打的慘兮兮的


廣告

近期內無重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