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百無禁忌

 
 
09-19(日)  ~

導演:
章蕙蘭
演員:
舒淇
戴立忍
曾恬恬
夏靖庭
蕭淑慎

 
(1999)國片新導演章蕙蘭,輔大社會系畢業後就到波士頓大學念電影,章蕙蘭曾經在張艾嘉《今天不回家》片廠實習,後來擔任蔡明亮《洞》的助導,在電影圈一邊工作,一邊寫劇本,構思電影裡錯綜複雜的關係。【小百無禁忌】是張蕙蘭初試啼聲之作,他在接受汪用和訪問時,說到自己把這部片子拍成三段,三個不同年齡的女子故事,是唯恐自己拍的不夠好,以後就再也沒有機會拍片了,萬一此片成了他最後的作品,至少他也紀錄了他所關心的三個年齡層的女子生活,此片會掀浪於坎城、亞太、釜山、愛丁堡等國際影展,也是章蕙蘭所料想不到的。

「小百無禁忌」演員眾多且卡司堅強,第一段由夏靖庭、蕭淑慎、高捷主演,第二段則是戴立忍、曾恬恬、徐貴櫻擔綱,第三段則由金燕玲與舒淇飆戲。全片可視為各不相干的三個短故事,但也可視為一個女性從孩童到少女、再到成人的成長故事。三段式的《小百》看似無關,卻又巧妙的連接著一些什麼。電影呈現出女子對婚姻、親情及愛情的看法,有人形容看此片像吃了三道可口的菜。

第一段門底下的腳影子:以一個六歲孩子小百的眼光去看父母吵架的暴力事件,貧困的小女孩活在暴力相向的父母之間,是這麼柔弱無奈;單純善良的孩子只希望爸媽能相愛,想像父母的爭吵是他們在跳探戈舞,小百幸福的夢只能寄情在超現實的幻想裡。

第二段遺失的身份證:小百是位清秀的十七歲的高中生,刻板的生活讓她覺得非常無聊。在漫畫店打工時與一名遺失過去的男子相遇,兩人共同經歷了一段迷幻人生;十七歲的小百總愛拿顧客的身份證,冒充別人,變換自己的身份。 戴立忍飾演的失憶男子,在捷運中正紀念堂站等車的那段,用眼神丟出了一個問號「我是誰?」讓我看了很感動,一種城市人臉上流露的孤獨和哀傷,已是不言而喻。此段對比失憶男子與不斷更換身份的女子,更是生命漂泊的動人隱喻。

第三段遊牧民族:講的是30歲的小百,自從媽媽再嫁後,就再也沒有回過家。小百於是在變動著的愛情關係裡更換姿態與居所,每搬到新的地方,就寄一張明信片給媽媽:「我很好,小百上」;她的母親依著她寄的明信片找上門,她都避而不見;母親和她之間,有張無形的網。後來,小百被男友的老婆捉姦,一派無所謂地提著行李來投靠長年居住在醫院的母親。在這段時間的相處,讓小百重新反省這幾年來的感情奔波,同時誠實去面對她與母親之間的相處關係。藉著寂寞母親所收藏的名信片,回想自己當年寫信時的心情,以及思考未來的人生方向。母親離開醫院後,她決定不再當遊牧民族,開始另一段自我肯定的生活。

國片少見像章蕙蘭此般風格獨特、三段剪裁的藝術味電影。從女性視角呈現出的世界溫婉動人,對女子的叛逆充滿了體恤。整體感覺細膩而又空靈,尤以第一個故事為勝,冷不防有一段非常美麗的臆想畫面穿插進來,令人從眼睛到腦袋都為之一振。那像梅花一樣洇開來的美麗血漬是整個電影最令人心動的細節。由暴力的產物滋生出這樣的美感,如果出自男性的手筆,可能會更飛揚犀利﹔而在女性的目光下,卻是那樣的哀婉雋永,意味深長。電影里還有不少類似的反常聯想,兩個人的互相撕打變成了舞蹈,破碎的玻璃片在空中的姿態輕靈美妙,由暴力反而滋生出美麗的幻象,淒清的自戀與詭異的自憐交織在一起,而一個女人成長的秘密或在其中。


點選看原來大小
廣告

近期內無重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