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見忠貞二村

 
 
11-30(日)  ~

演員:
趙學煌
王琄
Jason(唐志中)
蔡燦得(阿得)
黑人(陳建州)
吳鈴山
梁修治
劉恆
陳夙雰
龍天翔
陳宇凡
張美瑤
李長安
謝瓊煖
林利霏

 
(2005)民國47年8月23日,中共對我大小金門發動猛烈而密集的砲擊,砲戰持續到次年1月7日,中共向金門砲擊數量超過四千萬枚,史稱「八二三炮戰」…

大腹便便的麗君 (王琄飾)即將臨盆,倚門盼望著遠在外島的先生震方(趙學煌飾)早日歸來,眷村擴音器傳來:金門吃緊,中共展開猛烈砲擊。麗君聞訊憂心而早產,受盡折磨生下么兒戰生(陳建州飾)。村長報喜,謂震方立下戰功,即日將載譽歸來。麗君欣慰,報憂的吉普車不時穿梭村內,真是幾家歡樂幾家愁。戰生滿月,村里忙著張燈結綵,迎接戰鬥英雄震方返鄉。在眾人引頸而盼下,出現在眾人面前的不是英姿煥發的震方,而是傷了脊椎躺在擔架上,再也站不起來的震方!邵家的苦難從此開始…。

老曲 (梁修治飾)帶著6歲的有成(劉恆飾),推著改裝的三輪板車檢破爛,赫見年輕輕的震方竟成為殘廢,甚為感慨。他對兒子喟嘆道:好漢不當兵,好鐵不打釘,好好唸書才是真的。事實上,有成並非他親生,乃是3年前他無意「撿到」的,他動了手腳,將有成報為親生。老曲苦思賺錢之道,後在資源回收的廢物上嚐到甜頭,遂霸佔河邊土地堆積檢拾而來的廢物。

民國 42年「耕者有其田」實施後,以務農維生的廖家生活漸有改善。廖家長女美玉體弱多病,嫁給當警察的黃俊雄(龍天翔飾)。美玉病重,5歲的金生翻山越嶺的奔赴阿嬤(張美瑤飾)家求援,俊雄匆匆趕回,但美玉已回天乏術。廖母對俊雄甚不諒解,執意帶回金生,俊雄頓失妻、子、家庭,他將全付心力寄託於工作。阿嬤遠房親戚阿娥(陳夙雰飾)從東部來投靠,阿嬤托人找到洗衣工作。阿娥經常背著年僅2歲的女兒小英(章家瑄飾),幫懷孕害喜的鍾璧玉(即呂學文妻,謝瓊煖飾)在溪邊洗衣,因而和在溪邊收拾破爛的老曲相識。璧玉在女兒靜雯(林利霏飾)的提醒下,將這對鰥夫、寡婦送作堆。

時光飛逝,他們共同送走艱困的五 0年代,走入提昇的六0年代。這是台灣工業扎根,經濟起飛的年代,國民所得已擴大四倍,更由農業社會進入到工業社會。邵家的念祖初中畢業即進入空軍幼校,如願的當了空軍。靠著麗君的好手藝,辛苦的維持著家計。然而,長久坐臥不起的震方,心理病卻越來越重,脾氣越來越大,每天沉迷在麻將桌上,抽菸、酗酒不知節制。

呂學文升任校長,常找少年組長黃俊雄幫忙解決學生和街坊鄰孩子的問題,兩人因此惺惺相惜。然而,俊雄卻對自己孩子金生 (陳宇凡飾)被小舅大發帶壞束手無策,「養不教父之過」俊雄自認難辭其咎,俊雄央求學文幫忙,請他讓金生暫借住他家,代為管教。金生住進呂校長家,引起村子裏騷動,缺少親情的金生,在呂家享受到前所未有的溫情。金生和念祖、有成、戰生不打不相識,成為好友,幾個年齡相近的大孩子,或打球或把馬子或偷抽煙 …,他們分享著彼此的喜怒哀樂。

老曲用多年省吃檢用的錢買下一塊不算小的土地,「名正言順」的繼續做他的資源回收。一向豁達的老曲,聽見阿娥行為不檢的耳語起了疑心,老曲脾氣越來越暴躁,從中作梗的大發,利用阿娥的無知和虛榮心,唆使他偷走老曲的財物,帶她到台北去掏金,留下了年僅 14歲的小英…。

隨著工業時代的到來,廖家的土地為他們帶來不少財富,但勤勞成性的阿嬤和大舅仍不改每天下田種菜的生活方式。在報考大學前夕,金生和有成受了念祖影響,決定連袂報考空軍官校當飛將軍。老曲聞訊,暴跳如雷,有成順從父意唸了建築系。俊雄倒是尊重金生的決定,但阿嬤獲悉寶貝孫竟要去念軍校,震怒,眾人連哄帶騙暫時平息她的怒氣。金生如願以償進入空官,成了念祖的學弟。

少女情懷總是詩,情竇初開的湘芸 (蔡燦得飾)和靜雯同時有了喜歡的人-金生和念祖,四個人玩在一起,到處留下歡樂的足跡。念祖畢業受階中尉,湘芸職校畢業考上金馬號小姐,靜雯成為新聞系的高材生。然而無常又無情的人生卻又給大家一記重棒-念祖飛機失事!念祖結束僅僅24歲的生命,晴天霹靂的噩耗,悲慟欲絕的麗君,只能一人躲到空曠的田野呼叫他最疼愛的兒子念祖的名…。戰生淚如雨下,發狂地掀了父親的牌桌!震方與戰生父子扭打之際,湘芸道出哥哥不幸罹難,震方震愕,僅剩下的丁點力氣,化成了悽慘的悲嚎…。

一片低氣壓籠罩卲家,有成和金生 安排打點,送走了念祖,也送走了他們少年不識愁滋味的年代 …。金生有感念祖的孝心,決定視震方和麗君為親生父母,此時漸與湘芸萌生情愫。從來不過生日的麗君,拗不過金生、湘芸和戰生的孝心,破例接受他們的安排外出吃飯。然而震方卻在當日留下遺書,謂他這個累贅走了,麗君才能生日快樂-有生之日快樂!震方終用殺敵人的手槍結束了自己的生命…。

湘芸和金生感情日趨成熟,在兩人的努力下,阿嬤及麗君也不再堅持,同意婚事。兩人婚期剛訂,卻傳來金生因飛機故障摔成重傷的噩耗。彷彿是宿命,哀痛的湘芸和母親無語問蒼天 …迷信的阿嬤卻把不幸歸咎於湘芸,謂她命硬,不利家中男丁,所以才剋父、剋兄、剋夫。金生雖然檢回一條命,但竟跟當年邵震方一樣,脊椎受傷,無法站立。堅強的麗君幾乎崩潰,不願女兒步入她悲慘的過去,但湘芸執意披上嫁衣,決定和金生攜手一生;然而,金生卻在那場婚禮上善意的缺席…

歲月的腳步不停向前,人生的悲歡離合在這兩個緊密相連的村子裏,是那麼明顯,孩子大了,村子老了,房子拆了,人和人的疏離感也加大了 …。有一天,他們也許會再相遇。

是誰說過:歷史的偶然,讓這群原本散布在中國各地的人們,在台灣這塊土地扎根,播種,豐富的這塊土地。一粒沙,看一個世界,一朵花,見一個天堂。對許多人而言,台灣就是他們想要守護的天堂……


點選看原來大小
廣告

近期內無重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