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風少年

 
 
10-02(日)  ~

演員:
林雨宣
吳政迪
洪綺陽
徐麗雯
許仁杰
游君萍
溫吉興
劉爾金
謝宇威

 
(2016)「這些孩子怎麼了?」如果電視新聞出現國中生離經叛道的報導時,你曾經有過這樣的疑問,那麼,你該來看看《谷風少年》。繼《牽紙鷂的手》後,客家電視又一部針對邊緣青少年為主線的戲劇。

以真實社會事件為基礎所建構的虛擬世界,講的是偏遠小校的故事,探討的卻是全面性的校園現實:同儕霸凌、毒品氾濫、性侵、家暴、隔代教養、新移民之子、性別認同⋯⋯。我們大人面對孩子在校園遭遇到的難題時,卻試圖以「升學」將這些真實存在的聲音掩蓋、忽略。對孩子而言,課業成績已不是首要問題,如何在校園、在同儕之間「生存」才是當務之急。

陽光照耀的背後,必有陰影
品學兼優的魏嘉嘉(游君萍飾),原本就讀都市裡的貴族中學,因為父親魏國鈞(劉爾金飾)要參選鄉長,被迫轉回谷風中學。這個離城市不遠卻彷彿失落的鄉鎮,落後感直接折損魏嘉嘉的驕傲;在學校承受著格格不入的疏離感,要應付同學挑釁,同時得保持「好學生」形象,促使合唱團成立;回到家中得面對母親羅淑鳳(徐麗雯飾)的歇斯底里,一轉身又要配合父親演出美滿家庭的幸福戲碼,無止盡的內外交相逼,終於讓魏嘉嘉原本已經扭曲的性格徹底崩潰,小白鴿變身大魔王,迫使她走上吸毒的不歸歧途。

但魏嘉嘉不是唯一有問題的孩子,簡茗春(洪珮珈飾)身為新移民之子,生在有暴力問題的家庭,情感無所依託的她,終究得為自己的心找依歸;莊年杰(邱城善飾)長期處在霸凌壓力下,性向總被林大志(蔡維宸飾)作為開玩笑的話題,怯懦無聲地只求平安撐到畢業就好,在從他校轉學來的中輟生劉扉倫(吳政迪飾)不經意地鼓勵下,讓莊年杰決定勇敢面對自己,卻意外引發一場家庭革命。隔代教養的伊弩(陳勝齊飾),與老山東相依為命,始終相信總有一天,在城市工作的母親一定會回來看他,始終帶著笑顏的伊弩,樂觀中隱隱藏著悲傷。每一個孩子,都有自己必須面對的課題,每一個都是他們拿彼此的問題互相激盪,推著各自的生命更往極端走去,在懸崖邊緣,每一個孩子,都還在尋找答案……

發現問題,才能找到答案
《谷風少年》是一部很有企圖心的作品,探討的議題幾乎踩在線上,也因為踩在線上,如何讓戲劇在普遍級的安全範圍內最真實有張力地呈現,考驗洪嘉均編劇的技巧。沉重議題性與視覺呈現難度,使得劇本一度停滯,幸而周曉鵬導演協助之下,拍攝畫面幾經修飾,使文本轉化為影像過程更為清楚明白;細膩的導戲手法,適時幫助演員進入劇中角色,周曉鵬導演在戲裡戲外都幫助著演員能更進入演出情緒。

本劇大量啟用年輕新秀擔任重要角色,多位演員為國立台灣戲曲學院的在學學生,在語言、劇本及肢體多重挑戰的艱困環境下,每位演員在無論角色詮釋或肢體語言上,能飽滿地呈現人物複雜多層次的內心世界。非客籍演員在演出上,常常必須面臨演員面對客語劇本的困境,也因此演員常需要客語指導的協助,除了情緒表達,更多了一層語言表達的困難。戲中演出邱玫青一角的林雨宣,是位相當有語言天賦的演員,非客家人的林雨宣,在客家電視《出境事務所》中磨練出一口流暢的客語,在本劇《谷風少年》,同樣展現出他的演技與語言能力。在拍戲空檔,仍不忘找身為客家人的許仁杰練習台詞。

《谷風少年》就像戲劇副標所表現的「青春很有事(?)」是很有事的青春,也是很有趣的青春,劇中飾演老師的林雨宣和許仁杰,從教學理念無法互相認同的死對頭,成為歡喜冤家,說學逗唱甜蜜談戀愛,活絡了整部戲的氣氛,更有超尺度的突破性演出,相當值得期待。因應劇情所需,配合唱團的歌聲,劇中出現《花樹下》、《鮮鮮河水》等動人的歌謠,隨著故事的演進,人物的情感和歌曲相得益彰,也為整齣戲劇注入一股溫暖和希望的力量。

慘綠中掙扎綻放新芽
國中生,正值青春徬徨時期,還搞不清楚自己和世界的模樣,只能藉由衝撞環境來確定自己的存在,來認識世界。他們藉著尖銳的行為自我保護,卻無法被親近的人理解和接受,孤單無助幾乎是這群問題孩子的共通經驗。他們和徬徨戰鬥,有輸有贏,還來不及擦乾眼淚,下一回合又開始。都說孩子是世界的未來,但我們到底為這些徬徨的生命做了些什麼?或者,我們還可以為他們做什麼?《谷風少年》並不提供答案,畢竟個案自有個案的狀況,但我們提出問題,試圖引起注意,因為我們相信,關注就是改變的開始。

《谷風少年》戲劇著重在探討青少年問題產生的背後原因,不是只有老師能給予教育,父母、新聞,一切都可能影響孩子。《谷風少年》戲劇觸及面相多元,它不全然是春風化雨、勵志向上的故事,而是希望引導觀眾隱身於鏡頭之外,與劇中青少年主角同一視角看自身與成人的世界,與他們一起持續「提問」、持續「找答案」。


點選看原來大小
廣告

近期內無重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