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情劇展-葡萄藤下的春天

 
 
02-24(日)  ~

演員:
潘麗麗
撿場
高山峰
林秀玲
胡利

 
(2015)民風純樸的鄉村「二林」是葡萄的故鄉,也讓此地孕育出無數的酒庄,提供台灣本產的葡萄酒。「戀戀酒庄」是故事主角張順良事業有成的所在地,有關於他的故事,就讓我們從葡萄園說起……

民國102年5月,張順良與母親在自家的葡萄園,接受大愛電視台的採訪,為了錄製母親節特別節目「浴佛報親恩」的專題報導。透過專訪,讓順良重新審視自己的一生,也讓他重溫兒時的記憶。在一路跌跌撞撞的人生中,母親的扶持是他的依靠,也是讓他徹底改變的原動力。望著母親滿是風霜的面容,順良除了感恩,還有無限的感慨。

順良從小就是大人眼中的麻煩人物,偷摘自家的蕃茄去還債、偷牽父親的腳踏車、偷摘別人的柳丁被學校記過、偷折糖廠的白甘蔗回家吃……長大後為了賭博,偷三弟的年終所得、偷偷典當父親的機車、騙母親的錢、偷家裡的地契去貸款、偷員工的薪水、偷祖父的壓箱老本、偷妻子的存款、輸光積蓄還倒欠巨額賭債……這麼多的錯誤集結在一個人身上,順良背負的罪惡包袱,不是一般人可以承受的。

自小在農村家庭成長,對於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規律生活,絲毫沒有留戀的情誼。為了擺脫毫無生趣的例行農事,以及父親動輒以棍棒伺候的窘況,順良國中畢業後隨即北上工作。高中就讀夜間部,靠自己半工半讀完成學業。在打工的過程中,順良染上賭博與抽菸的惡習,因此陷入不可自拔的深淵中。

由於毫無一技之長,為了在大都會區求生存,順良學會欺瞞,比別人更快取得工作機會。但技術這種東西不是靠嘴巴就能獲得的,順良的謊言很快就被拆穿,也造成他一年換24個老闆的主要原因。

遠赴北部工作的順良,每年只返家一次。對於殷切期盼他歸來的母親而言,相聚是遙不可及的夢想。有一次,母親為了讓順良在家裡多待一些時日,堅持不讓他離家。順良趁家人不在時偷溜,父母在住家附近遍尋不著,急得發慌。此刻,順良正躲在暗處觀察,第一次覺得自己愧對父母。

自小就以大哥為天的小弟順應,國中時常被同學欺負,遂興起休學的念頭,北上投靠順良。順應時常跟著大哥,就連洗澡也在一起,因此讓老闆誤以為兩人是同性戀。過年時,順良把自己和順應的年終所得,全部拿去賭博輸光,還教順應一起向母親謊稱遭小偷洗劫。食髓知味的順良,從此說謊成了習慣,不斷犯下更多的錯誤。順應為了個人前途,也與大哥分開謀職。

順治在兄弟都離開父母身邊時,是唯一留在家裡的優良學生。從國中與順良同校時,就以大哥的行徑為恥,對於時常進出訓導處受罰的順良,順治幾乎不敢承認他是親生大哥。自此,兄弟之間背道而馳,相去甚遠。高職唸醫校時,順治獨自鑽研佛法,對於佛教的教義深刻體悟,亦時常講經給母親聽。母親原本信奉一貫道,只吃早齋,之後受順治的影響改信佛教,長年茹素。

順良更換工作後,第一次賭博贏錢。他把贏來的賭金一萬元拿回家孝敬母親,母親以為是順良定期支領的薪水,於是讓順良騎父親的機車去上班。沒想到順良的賭運僅只一次,從此恢復每賭必輸的慘況。次月,母親等不到錢,急著催討父親的機車,沒想到早已被順良典當一萬兩千元賭博輸光。順良謊稱撞到人,需要支付賠償金一萬四千元,因此向母親要錢。母親交代順治陪同探視傷者,順良擔心東窗事發,半路支開順治,獨自北上贖車,更把多出來的兩千元又拿去當賭本輸光。

順良在新的職場認識月綢,兩人認識一年後就決定長廂廝守。無奈月綢的父母不滿順良的言行舉止,一度阻止。後經月綢懇請外婆出面,兩人才得以成婚。婚後的順良並未因此收斂不良的行徑,依舊賭性堅強。月綢為此常與順良演出全武行,就連小弟都看不下去,慫恿大哥毆妻,導致月綢自殺,讓順良後悔不已。

月綢清醒後決心離婚,因此一改出嫁後原本報喜不報憂的心態,重返娘家。岳母親赴婆家,原本要順良接回月綢,沒想到卻反被親家母訓了一頓,說月綢以自殺來解決事情是不可取的行為。生性怯懦的岳母不敵親家母的說詞,只能勸月綢自行返回婆家。婆婆對月綢曉以大義,並對順良嚴加管教,最後因為順良惡性不改,決定將他驅逐家門,給予教訓。

順良被母親趕出家門後,月綢只得跟著順良,帶著兩個年幼的兒子離鄉背井。一家大小在折騰了一天之後,終於在台中找到棲身之所。不料當天晚上,老大掉進裝滿水的大浴缸裡,差點兒溺斃。

順良夫妻為了生活,開始在市場打拼。賣衣服、削甘蔗、黏鞋底……兩人的事業起起落落,最後終於掙得一筆錢,在台中置產。剛退伍的順應搬來同住,兩年後,順治結婚也搬來同住,並開設藥局,兄弟自此感情才逐漸熱絡。

順良盜領月綢的存款40萬,不僅輸光還倒欠賭債50萬。順良返家跪求母親協助償還賭債,並允諾搬回老家繼承家業,從此戒賭。母親為了讓三個兒子都能安定生活,除了讓順良一家住下,還協助順治與順應在台中置產,從此三個兒子總算安定下來。

返鄉定居的順良與月綢辛勤工作,努力學習父母栽種葡萄的方法,第一年便順利還完賭債。第二年,順良獨自研發製醋的方法,替自家的葡萄園開闢另一新機,身邊也存了一百多萬元。

順良利用載母親去明航寺共修的空檔,趁機溜去賭博。月綢見順良老毛病再犯,時常以假自殺威脅順良戒賭。兩個兒子也因為父母吵架,時常淪為出氣筒。

母親為了改掉順良的舊有惡習,央請退休的陳國卿老師將順良帶入慈濟。陳老師與母親假借助唸的名義,硬將順良留在身邊。沒想到順良自從第一次助唸得到法喜之後,日後竟主動要求加入助唸的行列。陳老師打鐵趁熱,一再邀請順良參加培訓,終於將桀傲不遜的順良從此引入正軌。

正式加入慈濟的順良,不但戒掉30年的煙癮與賭癮,更隨時隨地以身作則、勸人向善。兄弟、鄰居、親戚、朋友,大家都訝異於順良的改變,也受了他的影響,投入慈濟的大愛世界。

順良從40歲時的一文不名,到50歲時的大地主,他嚐到「施比受更有福」、「有捨必有得」的道理,也用父親、妻子與自己的名義相繼捐出榮董一百萬。他的治家名言是「留德不留產」,因為再多的家產也比不上『德』來得源源不絕。


點選看原來大小
廣告

近期內無重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