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飛鳳舞

 
 
10-20(日)  ~
 
(2014)1888年.北京派章京大人前來台灣商討稅賦問題,洋行老闆方永華、地方士紳、衙門知府在大稻埕鼎鼎有名的天水樓設宴款待,不料在酒足飯飽後,章京大人卻被當時的地下組織「光明會」黨羽所刺殺身亡。

「光明會」是當時民間組成的鄉勇軍,就像早期的天地會一般,由一群愛鄉愛民、對當時清朝政府不滿,又以保衛台灣人民權益為前提的愛國民眾所組成,由於他們看不慣清朝政府派官員來台灣壓榨百姓,因此藉機教訓章京大人,不料卻在天水樓外引發人命,引起城內軒然大波。而天水樓的老闆娘王玉娟首先成為被懷疑的對象。

時序拉回二十年前。王玉娟原是大稻埕長大的女子,年輕時與大稻埕望族陳志寬的婚外情讓她備受爭議,最後不得不遠走異鄉,不料在泉州途中又因為種種原因差點客死異鄉,所幸遇到當時的王爺所救,玉娟為了報恩,自此踏上「特務」之路,在王爺精心的栽培下,她成為王爺手下最得力的探子,二十年後她被王爺派來台灣追查光明會的亂黨,卻捲入殺生之禍,也重新牽引出當年他與陳志寬的那段戀情……

陳家在大稻埕算是家大業大、經營有成的望族,兩兄弟陳志勇和陳志寬兩人結婚後便分家,志勇分得茶園,志寬則是分到藥鋪,兄弟倆各自經營。在當時,台灣茶葉正開始受到世界各國的矚目,不管是台灣自種的茶葉,或是由大陸運來茶葉再加工焙製的茶葉,都十分受到歡迎!而志勇家種茶、製茶的生意遠比藥鋪利潤來的豐厚,而志寬則靠著善心和仁術成為大稻埕備受尊崇的藥鋪老闆兼大夫。無奈之後志勇因病去世,志勇的太太金蜜,因為心思不在製茶,對志寬也多所怨言,兒子家文又沒出息,造成種茶和製茶的老師傅紛紛出走,因此生意一落千丈。金蜜見志寬在地方上逐漸占有一席之地,妒忌眼紅,因此老在志寬面前抱怨自己命苦、家族對她這一房多麼不公平等等……志寬其實對她非常照顧,只要金蜜有什麼需求,無論是金錢上或是人力上,志寬一定鼎力相助,然而金蜜卻不斷的在製茶產業上發生疏失和危機,志寬為了幫助金蜜重振陳家茶園,出錢出力,找回老師傅、研究新技術,更順勢運用自己的人脈關係,整合茶葉的銷售貨運,將陳家茶園的家產恢復榮景。

然而,玉娟的出現也讓陳志寬與妻子高麗君的關係再度受到考驗,本以為二十年的情事過了就算,不料陳志寬卻發現王玉娟身旁的一位年輕琴師王心蘭,竟然是他的親生女兒,這讓陳志寬內心十分糾結。志寬元配所生的女兒陳家慧在當時是一個新時代女性,不僅上過洋學堂,也受過中醫術的培養,然而私生女卻流落為酒樓裡面的琴妓,這讓志寬心生不忍,最後排除萬難終於讓心蘭認祖歸宗,但是心蘭與大媽高麗君的關係卻成為極大考驗。

心蘭在認祖歸宗前,便認識了大稻埕武館「忠義堂」的壯士陳天龍。陳天龍自小是個孤兒,由忠義堂的師父陳江水撫養長大,陳天龍天資聰慧武功極佳,除了是陳江水得力的門徒,更是光明會重要的黨羽之一。心蘭與天龍在幾次的偶遇下互相有了好感,也心儀彼此遂進一步交往,只是心蘭萬萬沒有想到自己深愛的男人竟然是光明會的一員,更沒料到天龍竟然是母親王玉娟積極追查的對象。兩人美好的戀情也因此蒙上了陰影。

而心蘭同父異母的姐姐陳家慧,成長的環境雖比心蘭幸運許多,但在情路上卻也是坎坷多舛。一位從泉州而來的武術世家貴公子方玉,初見家慧便一見傾心,並展開熱烈追求,偏偏家慧內心已情有獨鍾,愛上跟他一起長大的僕人之子何正帆。正帆是人力車車伕,與家慧天差地遠的身世與學識,讓任何人都不看好這段戀情。尤其在當時保守社會風氣下,更不允許這種門不當戶不對的婚姻。兩人不論愛的多麼濃烈,到最後也是悲劇收場。

「泉芳茶莊」是大稻埕知名的富商之一,由於清末時期台灣茶葉受到歐美國家的喜愛,不僅讓泉芳茶莊與大稻埕商家的茶葉登上世界的舞台發光發熱,也讓杜家更加奠定在當地的地位。泉芳茶莊的老闆杜慶元,不僅是個商人,更是一個善人,年少繼承家業,擁有無數田地、房產、商號。他對地方的善行和建設向來不遺餘力,尤其當劉銘傳前來台灣擔任巡撫,他對劉銘傳推行的近代化建設更是讚譽有嘉,並盡全力協助劉銘傳完成台北城的重大建設,杜慶元的諸多義舉在當時皆成為民眾茶餘飯後談論的佳話,而他精彩的婚姻生活也成為鄰里間津津樂道的八卦話題。

來杜慶元元配早逝,杜慶元又娶了洋行老闆的妹妹方美琴為妻,方美琴心胸狹小,自己生不出男丁,便把原配所生的兒子杜勝杰視為敵人,經常在自家的宅院上演勾心鬥角的戲碼。家慧本來是一個有抱負又熱血的年輕姑娘,因為聽從父母的安排嫁進杜家,卻無端捲入了夫家的家庭風暴中,甚至目睹杜家的興盛與沒落。在杜家的產業面臨危機之際,家慧卻能憑著她的智慧帶領眾人一起面對難關,展現了台灣女性的堅韌與勇敢,也因為有她,讓杜家將能夠化險為夷。

而因為家世無法與家慧匹配,而被迫放棄愛情的何正帆在家慧嫁作人婦之後,帶著一身的情傷奮發向上拼命賺錢,他認為當時的大稻埕是一個國際重要的商業港口,台灣錢淹腳目,只有不努力,沒有賺不到錢這種事情。因此他決定投靠洋行從事樟腦、糖等商業買賣,正帆從不識字,努力的學,積極從商,充分展現出小人物奮鬥的辛酸坎坷,與努力上進,最後嚐到甜美豐碩成果。他在最短的時間內成為一個最會賺錢的商人,他努力的想要用社會地位、財富來爭取初戀情人的心,並受到家人的認同,這也讓家慧在正帆跟勝杰之間兩難…。

玉娟也逐漸發現心蘭交往的對象陳天龍並不是位平凡人,在幾度追查之下,玉娟發現天龍正是她想要緝捕的人,這讓玉娟在女兒的幸福及王爺交付的任務之中陷入兩難,但最後玉娟明白光明會成立的目的,是為了保護台灣不受外來強權的欺壓,而非王爺口中的亂黨,這反而讓玉娟對自己的所為有了質疑。最後玉娟選擇了放棄對王爺的承諾,她決心為台灣盡一份力,希望這美麗的福爾摩沙島,不要再成為清政府在國際談判桌上任意割讓的籌碼。


點選看原來大小
廣告

近期內無重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