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情劇展-山

 
 
09-21(日)  ~

演員:
安欽雲
游安順
蘇清喜
曾淑勤
羅美玲
民雄

 
(2012)人生就像攀登一座大山一樣,只要一步步慢慢走,等你登上山頂,你將會看到更寬闊更美麗的世界!

古屏生師姊,天主教徒,生長於群山圍繞的新竹山地部落,是個懂事又孝順的女孩,身為大姐的她,從小主動幫忙做家事,還帶著弟妹幫父母種果樹、種香菇,全家辛苦勞動,換取漸漸安定的生活。十八歲高職畢業後,屏生留在家鄉,繼續幫忙農務,打算在父親和家庭的保護傘下,安全地過一輩子。父親故意騙說有人提親,激勵屏生拋開膽小的個性,勇敢踏出人生的第一步,獨自到台北都會謀生,學習獨立生存的本事,也為自我生命創造價值。

在屏生任職的永琦百貨,屏生以最低學歷的身份,做盡所有辛苦的差事,但也因為她的認真和優秀,多年努力後,破格升為行政主任。在職場上,她的努力獲得肯定,但在情感路上,她卻因為原住民身份,被平地男友蔡天權的家人拒絕。父母早逝,由哥哥姐姐輪流養大的蔡天權個性率真誠懇,他與屏生戀愛之初,就認定屏生是他的家,是他生命的靠港,為了娶屏生,吳天權不惜與家人斷絕關係。在兄長妥協下,天權順利與屏生結成連理。生下大女兒後,吳天權被調職到離島馬祖,父親不忍心屏生獨立帶女兒又要上班,在老家旁邊幫屏生夫妻蓋了鐵皮屋,讓女兒女婿有個屬於自己的家。在山上的這個家和屏生父母、家人的圍繞下,從小孤零的天權感受到從來沒有過的溫暖跟父愛,天權感銘在心,對岳父岳母視如自己父母般尊重孝順外,每當部落有活動,天權總是出錢又出力,對於屏生想推展原住民文化的心意,他也努力支持。天權對部落的認同及對屏生家人的付出,讓屏生父母及弟妹們感動,他們更全然地接納並愛護這個平地女婿。

這樣一位率真熱情的好丈夫,卻有愛喝酒的習慣,尤其是在屏生開小吃店後,天權每次從軍中放假回家,總會帶著酒友來到部落家裡吃喝爛醉,屏生為了招待這些應接不暇的食客,不但忙翻忙累,還把辛苦工作賺的錢都貼進家用,久而久之,她厭煩了,為了勸丈夫少喝酒、少交損友,夫妻兩頻起衝突。

古父是個慈悲有智慧的老人,他勸女兒屏生在婚姻上要多包容,多看丈夫的優點。屏生認知上接受父親的勸告,但在面對丈夫時,就是無法用寬容跟智慧應對。在屏生自怨自艾的日子裡,不用付費的大愛台電視替代丈夫,成了屏生唯一的伴侶。在迷戀大愛台戲劇的時光裡,屏生不知不覺地,被慈濟大愛所傳達的『包容、慈悲』等美德漸漸感化,慢慢地,她能以平靜溫柔的態度與丈夫溝通。屏生的改變加上岳父的勸告,讓天權反省,終於改掉呼朋引伴、不時爛醉的壞習慣,夫妻兩感情回溫後,攜手規劃起天權退休後的人生計劃。

天權在金門有土地有家人,他一直認定將來退休後,帶著屏生與小孩回到金門落地生根。屏生卻將梅花部落視為她一輩子的家,對這片土地和同胞,她有使命感,對父親跟其它家人,她更依戀不捨。屏生不想夫妻為此起衝突,她學會大愛台裡面那些師姊的智慧,溫柔婉勸天權,先調職回金門,了解金門現今狀況,再做決定。

天權歡欣喜地回到金門任職,卻發現物是人非,兄姐各有自己的家庭,他在金門老家顯然是個外人,相對之下,尖石山上的原住民部落卻有時時愛他、等著他的家人。天權無奈地放棄回金門落地生根的夢想,改將他的後半生與根,落定在屏生的家鄉。夫妻兩取得共識後,屏生更努力學習烹飪技藝,天權與岳父一次次促膝夜談,商量如何興建民宿。一家人胼手肢足,一鏟一鋤地為民宿興建努力,美麗的夢想正一步步實踐時,遠在金門任職的天權因為腹痛不息,被軍機送到台灣急救,屏生趕到台北醫院探望天權,醫生竟告知天權的肝腫瘤破裂,許多器官被感染,連最後的醫治機會──栓塞都無法進行,只能準備辦後事。

生命來得唐突又殘酷,屏生不忍將這個愕耗告訴天權,她強忍住悲痛,日夜守在病床邊照顧天權,在與死神及恐懼拔河之刻,屏生接觸到靜思語,書中闡述的生死之道撫慰了屏生惶亂無助的心,也陪伴阿權在與病魔交戰時,得到平靜和安慰。幾天後的一個早晨,天權交待屏生照顧好兩個女兒,行有能力多做善事。隨之,天人永隔。

屏生圓滿地辦好天權的後事,但她怎麼樣都無法從喪夫之慟抽離。在屏生以酒精麻庳自己時,父親如高山,時時陪伴在旁,給屏生倚靠的力量,他也告訴女兒,雖然失去丈夫,人生的路仍有辦法走下去。屏生聽進父親勸告,鼓起勇氣整理從醫院帶回來的丈夫遺物,將那本靜思語放到書架時,書裡頭的捐款劃撥單突然掉落地上,這給屏生一個啟示,她想起丈夫的臨終遺言。

丈夫臨終前的叮囑:【你有能力的話,要多做善事】,讓屏生的善根萌牙,她更沒想到,生長於天主教家庭的她竟有福份,走進慈濟大愛這座瞻仰多年的高山。常年來,原住民同胞習慣手心向上,屏生認為再這樣下去,原住民只會失去更多。在師姊的鼓勵下,屏生開始在生活條件不佳的部落裡募收功德款,募得善心及回饋心的同時,一點一滴傳達勤耕福田的生命價值。在大愛媽媽裡,屏生找到自己的無限可能,透過對小學生的靜思語教學,屏生師姊帶領孩子學習『惜物、感恩、孝順』,力挽原住民小孩的人格教育,以及文化傳承使命感。慈濟大愛這座慈悲高山,屏生仰望也嚮往多年,從主動劃撥捐款到當幕後收功德款,再經培訓成為慈濟人,攀爬慈悲大山的這一路上,屏生感動不斷,但也顫顫兢兢,她深怕素有的不好習性,讓慈濟菩薩們加深對原住民不好的印象,同時卻也不棄不餒,任重致遠地開啟原住民同胞的善根,讓他們感受手心向下的功德和美德。雖然受證之後,屏生無法完全放掉生為原住民的自卑感,但一步一腳印,多年耕耘下,屏生師姊不自覺地,漸漸成為部落孩子們心中的那座山,她慈悲堅定地,帶領原住民孩子往菩薩之路,步步邁進。


點選看原來大小
廣告

近期內無重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