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青天之黃金夢

 
 
10-23(日)  ~

演員:
金超群
唐文龍
何家勁
陳浩民
范鴻軒
傅藝偉
鄔倩倩

 
(2007)仁宗皇帝宣包拯進宮,命其爲柴王爺六十大壽之賀壽欽差,並特下旨代天巡狩視察青州軍政,包拯因與柴王爺素來交好,故此欣然接旨。柴王爺獨子柴玉素有心痛之疾,仁宗特派宮中專攻心痛之疾的司藥女官慕容婉兒隨包拯一同前往青州爲其醫治。

  那婉兒乃是公孫策師兄之女,此次相見不禁悲喜交集。同行尚有一人名爲田青,其父生前爲青州一個頗受重用的小官吏,某日外派公幹,卻再沒有回來。州衙不但以離奇死因告知田青,更平白無故將其拘禁,滿腹冤屈的田青終于在獄友的幫助下趁機逃出那黑暗之地,千裏迢迢趕往開封擊鼓鳴冤請包拯爲其做主。包拯讓田青假扮隨行官兵同往青州。

  爲掩人耳目,展昭暗訪市井探查與此案相關消息。包拯與公孫策則依朝廷禮制先赴州衙會見兼任知州的京東東路安撫使張沖。張沖曾先後以進士第三名考中文武雙榜可謂文武雙全,兼且治軍嚴謹治安良好。公孫策則發現張沖竟是前朝後周大將張永德之後,對柴王爺始終禮敬有加不時探望。

  包拯見過張沖後直驅柴王爺府,老友重逢份外欣喜。婉兒也向王爺提出替柴玉治病之事,不料柴玉卻大爲震怒。婉兒于是采用激將之法,柴玉果然受激。經婉兒每日精心調治,柴玉之疾似可治愈。

  展昭于市井之中發現瘋婦丁大嬸因其子丁忠無端失蹤而思念成瘋,茶館掌櫃林旺夥計小寶多方照顧,于是常往茶館打探,發現與丁忠相同案例比比皆是,皆因小過被捕頭郭北派人帶回州衙囚禁卻一去不回。

  展昭潛入大牢才知囚犯皆被官兵帶走,包拯分析極有可能是州衙與青州禁軍相互勾結私自煉金,于是對張沖展開調查,張沖表面中規中矩俨然是個盡忠職守的清官,實則指派州衙捕頭郭北與青州步軍指揮範永會以州衙囚犯爲勞工,瞞住步軍虎贲營全營官兵負責煉金造鐵。包拯雖不能確認張沖涉案卻知步軍難脫嫌疑,于是借欽差之名勘查青州步軍並隨機抽檢,然而在張沖指示範永調度之下,青州步軍五個營均展示壯盛軍容受檢,包拯將五營全數看完卻對案情一無所獲,只有寄希望于田青。

  婉兒爲柴玉治病期間雙方情愫暗生,雖未挑明但柴王府總管柴祿卻已察覺且暗自祝福。包拯命展昭在坊間搜集所有失蹤人員的家屬,並安排日後指證。展昭與田青終于找到關鍵的線索,包拯于是向張沖提出要視察青州獄政,張沖命郭北連夜假造紀錄以湮滅罪證。

  柴玉對婉兒日漸情深竟坦然表露愛意,婉兒雖也有心怎奈爲繼承父親遺志獻身濟世救人,只能將對柴玉的好感默默藏于心底,公孫了然于胸卻又愛莫能助。

  田青不慎在驿館外被郭北遇見,見田青出現乃立刻將他抓回州衙,展昭適時出現攔住郭北等人,豈料張沖早在驿館布下眼線暗中監視,得知田青逃至驿館張沖恍然覺悟,原來包拯早已掌握一切。于是連夜采取行動將郭北及參與運送黃金至王府的衙役捕快一並殺害滅口,並令範永善後,張沖立刻前往王爺府與柴祿研商,原來二人祖先均曾在大周殿前爲官,同承祖訓效忠柴家永不背棄這才往來甚密,柴祿以王府總管之職,將所有冶煉完成的黃金皆藏在王府庫房之中。

  柴玉向柴王爺提出向婉兒提親之意,柴王爺猶在擔心婉兒是否答應,柴玉卻信心十足認定她必會同意。

  田青得到一張其父留下的羊皮藏寶圖,忙交予包拯。包拯至此方取得張沖涉案的具體證據。公孫檢視寶圖赫然發現竟是近百年前的古物,婉兒則在羊皮背面發現與柴玉所贈針盒上相同的柴家標記,包拯依此推論此案必與王府有關,于是利用柴王爺邀約敘舊之時帶展昭同赴王府趁機勘查。柴王爺向包拯說明柴玉提親之事,包拯只得允諾會詢問婉兒意願;此時婉兒卻因深恐自己對柴玉情感日深不能自拔而提出將治療之法傳與王府大夫,以便長期爲柴玉診治,柴玉追問之下婉兒坦承會離開青州並表達立誓行醫的心願,柴玉心中已隱隱有不祥預感。展昭于王府院中藉遊覽之名暗查動靜,發現一處庫房戒備森嚴,包拯聞之更加確信黃金藏在王府。

  柴王爺得知婉兒拒絕親事後頗爲遺憾,倒是柴玉似早已預見坦然接受。展昭再探庫房被柴祿得知後大驚不已,急召張沖入府,二人正在庫房商議之時柴玉突然到來,原來全案的主謀竟是柴玉。柴玉祖父本是前朝後周皇帝,宋太祖趙匡胤陳橋兵變黃袍加身開創大宋,對周皇帝照顧有加,賜封鄭王並允諾由子孫世襲王位,柴王爺即是第二代鄭王倒也安于現狀;然而柴玉卻胸懷大志有心複國,張沖柴祿正是他手下文武兩員大將,本欲藉藏寶圖私自尋寶籌措軍費卻被包拯查獲,婉兒無意中發現三人會于庫房沒有聲張。展昭夜探王府查出黃金,次日包拯再往王府出示藏寶圖並起出黃金收押柴祿,柴王爺見圖方知柴玉涉案大驚失色。

  包拯于州衙審訊柴祿,柴祿坦承與張沖合謀卻未供出柴玉主謀。婉兒經內心百般矛盾掙紮終于向包拯舉報柴玉與張沖、柴祿之間的可疑行迹,包拯恍然大悟。包拯率衆親赴王府拘捕柴玉,柴王爺本欲護子拒捕,在包拯嚴詞之下打消念頭而作罷,並懇請與柴玉最後敘話,包拯應允。柴王爺得知柴玉有複國之心當場斥責曉以大義,柴玉卻依然故我不爲所動。包拯爲避免婉兒情傷囑咐其留在驿館,婉兒卻決定再赴王府,包拯乃准兩人話別。柴玉與婉兒縱有再多情意也不敵國法無情,兩人相擁互許來生。包拯升堂以春秋大義相責,柴玉幾經辯駁方明改朝換代民心向背之理終伏首認罪,此時柴王爺竟手持太祖免死金诏前來救柴玉一命,包拯直言金诏雖可令鄭王免死而柴玉卻只是備位小王爺故無權適用,終將柴玉送上龍頭鍘。柴王爺老年喪子悲痛莫名,包拯心懷不忍卻愛莫能助,畢竟柴王爺識得大體想通國法私情之分後強忍喪子之痛與老友互道珍重,包拯一行返京而去。


點選看原來大小
廣告

近期內無重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