蒼穹之昴

 
 
01-20(日)  ~

導演:
汪俊
演員:
田中裕子
殷桃
余少群
小澤征悅
張博
週一圍
平田滿
田中隆三

 
(2010)《蒼穹之昴》是由日本作家淺田次郎創作的長篇小說,於1996年由講談社出版,是以中國清代為背景的歷史小說,為第115回(1996年7月)直木獎候選作品。

清朝末年,貧窮的鄉下少年春兒以撿糞爲生。烈日下,衣衫褴褛的春兒,辛辛苦苦地一路拾糞,他的瘦弱小妹玲兒也背著小筐,蹒跚地跟在他身後。春兒爲了掏鳥蛋,被蛇咬傷,恰巧遇上梁家屯最富地主梁老爺的次子梁文秀,文秀救了春兒,還送春兒回家。文秀見春兒家境赤貧,母老妹小,還有個生病臥床的哥哥,就靠春兒一人養活全家,心中十分同情。兩人從此成爲好朋友。住在春兒家隔壁的姑娘荷花,一副小辣椒的脾氣,天不怕地不怕,也很照顧春兒一家。

  春天,梁文秀帶著聰明伶俐的春兒一起來到北京參加科舉考試。春兒在京城遊逛,京城的繁華與氣勢使春兒十分震驚,這時,不遠處出現了一支龐大、威嚴的隊列,坐在杏黃色大轎裏的是皇宮大總管李蓮英。春兒第一次看到如此的富貴與榮耀,不禁想:當太監說不定是實現夢想的一個途徑。

  主考官大學士楊喜桢讀了文秀的文章,認爲他正是國家需要的人才。文秀在考場結識了順桂和王逸,三人志同道合,成爲朋友。春兒回到家,玲兒告訴他,哥哥死了,母親每天都在墳頭哭。春兒看著家裏的窘況,下定決心以淨身的方式來擺脫貧窮和死亡的糾纏。就在同一天,文秀終于不負楊喜桢的厚望,考取了殿試第一名。楊喜桢對西太後垂簾聽政表示反對,他向寄予厚望的、未來的國家棟梁文秀、順桂、王逸講述自己的主張。他說:等待百姓的將是殺戮、饑餓和死亡,而能夠挽救國家的只有像你們三個這樣的年輕人。

  荷花見春兒不遺余力地照顧家人,十分心疼。荷花暗下決心,無論春兒將來是富翁還是乞兒,都要嫁給他!一無所有的春兒終于一咬牙、一橫心,親手自宮。鈴兒發現了春兒,嚇得幾乎瘋了,尖叫聲引來荷花。荷花雖然也嚇壞了,但堅強的個性使她力持鎮定,迅速延醫並仔細照顧,春兒方得闖過生死關頭,逐漸痊愈。

  九死一生的春兒爲了尋夢,帶著玲兒離開家鄉。文秀感動于春兒爲他犧牲,十分善待玲兒,玲兒也早就暗中愛上了文秀,春兒發現玲兒的心事,他也希望有一天玲兒能夠如願以償嫁給文秀,但一位狀元若娶太監之妹爲妻,名譽可就掃地了。春兒告訴文秀,將來入宮必得出人頭地,好幫助文秀實現理想,完成報答文秀的初衷。可是太監不能與外臣交往,春兒與文秀的關系必須保密。

  文秀結識了日本記者岡圭先生與美國記者湯姆。岡圭作風認真,湯姆則活潑健談,兩人的漢語都說得不錯。他們驚訝于文秀的年輕俊美與平民作風,相交甚歡。文秀從和他們兩人的交流中,更了解了世界,也更了解了世界眼中的中國。這給了文秀很大的震撼。

  楊喜楨的女兒青筠,詩詞音律無一不精,才名遠播。文秀和順桂一見,都很欽慕。尤其是順桂。文秀發現順桂的心事,便隱藏自己對青筠的傾心,他希望好友能夠如願以償。因爲文秀從小缺乏親情憐愛,所以特別看重朋友,爲了朋友,他沒有什麽是舍不得的。青筠和文秀相談甚歡,順桂感覺青筠喜歡的是文秀,微微黯然。玲兒心中自然也很不舒服,和青筠相比,她太自卑了。

  春兒入宮後因爲眉目清秀,辦事伶俐,唱戲、做飯等十八般技藝樣樣精通,很快得到了西太後的喜愛。春兒服侍在慈禧左右,十分受器重。

  光緒親政,十分興奮,亦很惶恐,除了楊喜楨、文秀等少數近臣可交流之外,多半時候他是非常壓抑而孤獨的。珍妃受老師文廷式改革思想的影響,和光緒的想法自然産生了共鳴。珍妃的侍女燕子對珍妃忠心耿耿,常暗中爲珍妃打掩護、做公關,以免珍妃老被責罰。

  春兒對慈禧的影響逐漸增強,連榮祿都對春兒假以辭色。李蓮英假意信任春兒,撺掇慈禧讓春兒在宮內去刺探珍妃那面的情形,在宮外則打聽帝黨聚會的情形。文秀叫春兒聽慈禧的話,贏得慈禧的信任,以期將來在關鍵時刻得到最關鍵的信息。春兒以還照片爲由,接近燕子,以探虛實。沒想到燕子卻不受利誘,令春兒難以接近。從來不曾對女孩有過興趣的春兒,竟對純真的燕子萌生了憐愛之情。燕子與春兒私下相處的機會多起來。因爲春兒人緣極佳,太監們都願意掩護他。燕子向春兒訴說了身世,也有不少女兒家的心事。漸漸燕子對春兒敬佩和信任。

  春兒去探望荷花,發現好多衣衫褴褛的孩子在跟著老師讀書,敢情荷花把家裏變成了學堂!荷花要他把這裏當成一個可以享受家庭溫暖的地方。春兒想到,這裏較隱秘,可以做爲他與文秀見面或傳遞消息之處。

  李蓮英爲了給春兒增加阻礙,派人對燕子透露,春兒接近她其實是奉慈禧之命,目的是刺探珍妃的動向。燕子大怒與春兒絕交,連帶珍妃也恨極了慈禧與春兒。春兒有口難辯。

  珍妃以慈禧派人刺探之事向光緒告狀,光緒安撫她莫信猜測之言,暗中卻向文秀訴苦,文秀乘機勸光緒,小不忍則亂大謀。

  爲了挽救燕子的噩運,春兒趁著慈禧心情好時,對慈禧坦承喜歡燕子。慈禧很意外,但並未生氣。爲了鼓勵春兒以後對他誠實,慈禧不但原諒了他,反而要將燕子賞給他做妻子,春兒忍痛婉拒,請慈禧幫燕子挑個有前途的好丈夫。婚後,燕子隨丈夫到了天津。燕子發現,有外國租界的天津,和京城真是截然不同的氣氛。張仲和果然對燕子百依百順,無論她想做什麽都不曾幹涉她。不久,張仲和便升爲北洋水師專管外事官員的助理,燕子因此認識了很多外國駐津官員與記者。人在天津的湯姆和岡圭,得知燕子的背景,非常好奇,提出想對慈禧做個采訪。燕子禁不住兩位記者力請,終究帶信給春兒,一方面托他代向慈禧請安,一方面轉達湯姆和岡圭的意願。慈禧聽了一笑,不置可否。

  文秀娶了青筠,玲兒也逐漸在心中接納了青筠,默默地祝福文秀夫妻倆幸福快樂。

  燕子在天津租界如魚得水。原來出宮前,慈禧與她密談,讓她搜集各方消息,尤其是外國的資情。因爲一方面慈禧可免于被諸臣蒙蔽,另一方面她知道女人往往能得到男人得不到的信息。

  光緒新政,慈禧得到榮祿的報告,恨得咬牙切齒。

  湯姆、岡圭告訴文秀,榮祿造訪袁世凱,文秀便知完了,他緊急入宮,告訴光緒,光緒要文秀轉告康有爲快逃走,要文秀、譚嗣同也設法離開。

  湯姆、岡圭從燕子處得知慈禧欲殺文秀與譚嗣同,勸文秀與譚嗣同快走。岡圭可以安排他們去日本。譚嗣同不走,文秀也不肯走,青筠病重,他絕不肯抛下她不管。青筠真心諒解了文秀,當夜病逝,遺言要文秀去日本。

  春兒爲了救文秀,行刺慈禧失敗。慈禧將他降爲最低等的太監,調到堂子去做苦工,永遠不再相見。

  文秀被救後長途跋涉,途中寄宿山村,做了孩子們的老師。朗朗書聲回蕩在靜美的山村中。


點選看原來大小
廣告

近期內無重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