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道員

 
 
08-26(日)  ~

導演:
降旗康男
演員:
大澤隆高倉健
廣末涼子(広末涼子)
志村健
大竹忍(大竹しのぶ)
小林稔侍

 
(1999)在一望無際的北方邊境,有著一座不起眼的火車終點站。有一位木訥耿直的站長,一直堅持著自己的想法,不偏不倚地活了過來。甚至在獨生女逝世的時候,愛妻往生的那刻,他都仍然堅守在崗位上,執行著數十年不曾間斷的勤務…。這個男人名叫佐藤乙松,是北海道地方支線,幌舞車站的站長。但雖美為其名為 "站長",因為底下一個手下都沒有,乙松每天得獨自負責剪票,清掃車站內部再加上原本站長應該做的工作,勤務內容十分瑣碎。

  以前幌舞曾以煤礦產地而繁華過,無奈現今鎮上的人口是逐年的減少中。和面臨快要退休的乙松一樣,長年奉獻生命的對象--幌舞支線,也決定即將廢線,停止使用。早期至今的老同事杉浦仙次,對於身陷這種處境的乙松,比誰都放心不下。已經在休閒渡假村找到新工作的仙次,造訪幌舞車站,想游說乙松退休之後,也一起和他去渡假村工作。可是遭到乙松的拒絕。對乙松而言,不停歇地在自己深信不移的路上,勇往直前,他處事的唯一方法。除了站長一職以外,他根本無法考慮去改行從事別的行業。

  從前,連妻子靜枝和獨生女雪子的命都保不住的懊惱、悔恨,一直都深植在乙松的心中。當遇到因大雪不停,發生誤點的情形時,不管火車會遲多久,乙松都只是將站長帽戴著低低的,直挺挺的站在酷寒的月台上持續地等待著。乙松這樣的作法彷彿是自己給自己下的,最嚴厲的懲罰一般……

  有一天,和往常一樣,送走了火車,正在月台上除雪的乙松面前,走來了一位小女孩。是一張陌生的臉孔,乙松猜想應該不是鎮上的小孩。"今年我就要入小學了",小女孩無邪地笑著說,手上還抱著一個過時的娃娃。留下了兩三句話,女孩子像風一般的跑開了。瞇著眼目送她的乙松…無法克制自己不去想,雪子若活著的話,也會長得那麼可愛。

  "站長先生",有人在叫乙松。一位穿著高中制服的少女,笑著站在車站的入口處,自然地乙松的嘴角也鬆緩了下來。這已經是第三個人了,肯定又是要來拿娃娃的吧。那天白天遇到的小女孩把娃娃忘在車站裡,昨天很晚的時候,另一個女孩子要來領回。乙松拿出溫熱的罐裝咖啡請她喝,結果那女孩子也把娃娃給忘在車站。乙松心想著,不知是哪家的女兒,長得這麼可愛,而且還有三個…天神旁邊的佐藤…中間的那小孩,好像是這樣說的,可是就算如此,這附近大家都姓佐藤…,乙松便是現成的例子。

 在幌舞還很繁華時代的事情,車掌時代的事情,少女傾聽著乙松所說的每一件事。只生兩個月便早夭的獨生女的事,快要廢棄不用的幌舞支線的事……在少女面前,許多心裡的話,不可思議的一湧而上,讓乙松無法停嘴,甚至連時間都忘了。

  送走了最後一班火車的乙松,走回車站的休息室時,已擺著一桌親手做的豐盛晚餐。然後站在廚房的身影,莫非是兩年前去逝的妻子靜枝…,不過回過頭來,對著已無法呼吸的乙松微笑的是那個少女。"好像是被施了魔法一樣",乙松喃喃自語著。

 對了,那個娃娃…乙松想起來了,少女抱著的那個娃娃是乙松17年前,為剛出生的雪子買回來的。若沒記錯的話,靜枝應該把它一起放入雪子的棺木裡了。如果真是這樣,這個少女難道是…注視著,恍然大悟的乙松,少女的眼中閃爍著淚光,"雪兒…,是雪子嗎?","爸"。

  雖然難以置信,不過郤又多麼希望相信這一切是真的。理當已經死去的獨生女雪子來看他了。而且還讓他看到她一點一點長大的樣子…,乙松知道自己長久已來,在內心深處築的那道雪牆,正悄悄地逐漸融化。因奇蹟似的再會而感到的喜悅也只是瞬間罷了。一會兒之後,彷彿什麼事都沒發生過一般,雪子從車站裡消失了。不過乙松的心被溫柔佔滿,彷彿多到要溢出來一樣。坐回事務桌,提起筆,翻開每天例行的狀況報告簿,如同往常一般,乙松工整的寫下"本日一切正常"。




無相關人物
點選看原來大小
廣告

近期內無重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