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o電視網 首頁
懷玉公主  
 
 
09-18(日)  ~

演員:
鄭家榆
孫耀威
王皓
陳莎莉
楊寶瑋
施羽
劉雪華
張鳳書

 
(2006)〈懷玉公主〉是集港台紅星演出,媲美橫掃中、港、台三地之〈還珠格格〉。劇中男女主角孫耀威、鄭家榆更是問鼎今屆台灣金鐘獎最佳男女主角的大熱人選。亞視本港台現定於八月七曰起,逢星期一至五晚上七時三十分至八時三十分播出。 故事一切由三個來自不同背景的人帶出,一個是明朝的刁蠻公主,一個是清朝深宮裡的風流皇帝,一個是流放邊疆的藩王之子。由他們撞擊出來的友情火花,繼而燃點出一個悽美的愛情故事,及一段崎嶇的人生,劇情峰迴路轉,是一部集人氣與演技的暑期好戲。

  清將傅正攻破雲南明宮,意外收養一女嬰,帶回撫養,取名懷玉,此女嬰,竟是明朝亡國皇帝永歷之女。

  無宵燈節,十八歲的懷玉,男裝上街遊玩,遇惡棍劫財出手相助,誤打了微服出巡的康熙,康熙不惱反對傅懷玉起了好感。

  懷玉與未過門嫂嫂成瑩上街,遭尚之信調戲,懷玉當街開打。康熙尋至與傅懷玉並肩小混戰,危急時,在京充做「質子」的吳三桂之子吳應熊介入,並化解了這場紛爭。三人邂後,一見如故,結為金蘭兄弟。依年齡排序,吳應熊做大哥,康熙化名「白十二」,做老二,男裝的傅懷玉做小弟。三人歡喜結拜,殊不知竟是日後三方愛、恨、情、仇的起點。

  狩獵大典,傅懷玉易裝偷偷前往,因馬失蹄射傷成安,傅、成兩家原有婚約,卻因此反目成仇,傅榮與成瑩相愛甚深,卻此誤了婚事,但兄妹情深,代妹頂罪受過,一狀告到皇上面前,將傅榮囚進宗人府。懷玉不忍哥哥頂罪,大鬧成府,並趁皇帝出巡,犯畢申告,發現聖上竟是自已的結拜二哥「白十二」。懷玉稟明來意,告之傷害成安是馬之錯,若非馬失該送宗人府的,應該是這馬匹。皇帝拜把聞此歪論,倒覺有趣,要傅懷玉拿出證明,傅懷玉當下借來弓箭,咻、咻、咻連三箭,果然完全命中目標,神乎奇技看得當今聖上目瞪口呆,打心裡佩服。傅懷玉多次與康熙見面,總是男裝,是以康熙至此仍不知傅懷玉實乃女兒之身,問明身份,知道是傅親王的二公子,傅懷玉見康熙未認出自己性別,倉促間只得隱瞞到底。康熙在傅懷玉面前暴露了皇帝身份,心底竟升起一股莫名的失落感,再三要求傅懷玉仍能一本初衷,把他當做白二哥,並代為隱瞞吳應熊,好讓三人得以繼續維持原有的交情,至於先前約定三兄弟的定期聚會,也一切照常。傅懷玉頭低低,滿口稱是,卻哪敢再視如從前。

  德福晉因傅榮獲罪之事,入宮面聖,太后與成韻聞訊趕來助威,並向康熙再三施壓,請嚴懲傅榮。康熙念及與傅懷玉私交,頗感為難,允諾會妥善處理,實則有意大事化小,待勸離了太后與成韻,留下德福晉,詢問傅懷玉若干。傅懷玉因其特殊身世,自小便被雙親嚴禁入宮,是以在此之前,康熙全然不知有「這號人物」,卻哪裡知道竟在市井中,糊里糊塗地做了拜把兄弟。

  德福晉得知傅懷玉衝撞聖駕,委實大吃一驚,傅正為此召來傅懷玉痛罵,怒極失言,後悔當年將傅懷玉抱回撫養,幸德福晉及時制止。傅懷玉首次接觸到自己的身世之謎,鬧著要追根究底,奶娘蘭姨忙將勸回房裡,一陣苦口婆心,暫時化解了傅懷玉疑惑。

  蘭姨從小呵護傅懷玉長大,關懷備至,其實有著為人不知的緣由,她曾是明朝皇后身邊的宮女,於戰亂中親眼看見傅正將公主接入清營,因而尾隨到了北京,混入傅正府中,一待十八年,忠心耿耿地就近照料。傅懷玉將蘭姨視若至親,無話不談,在外與人結拜之事,除貼身丫頭青青之外,也向蘭姨提及,那時蘭姨得知傅懷玉竟和仇人吳三桂之子吳應熊交往,大為反對,卻又苦於不能道出真相。到了結拜三人相約之日,傅懷玉帶著忐忑的心赴約,儘管一再力持鎮定,終不能以平常心面對康熙,吳應熊看出端倪,一度追問,卻因雙方隱瞞不了了之。其實吳應熊也有著自己的心事……前次聚會,三人把酒言歡,喝到了興頭,吳應熊提議傚法詩仙李白水撈月,康熙大笑,當場便與吳應熊臆掉上衣戲水,唯傅懷玉心存顧忌,死也不肯下水,更別提要脫掉上衣,那次之後,生性敏感的吳應熊便對傅懷玉起了懷疑,經過多次試探,幾乎證實了傅懷玉女子的身份。當結拜弟弟「變成」女人的時候,吳應熊驚訝之餘,其實心底暗自歡喜,非但不矛揭穿,還更加倍的疼惜,心底隱約種下了愛苗。反觀康熙,少見世面的他,哪裡猜得到「女扮男裝」這種戲交,竟會活生生地在他身邊上演。而今他能與傅懷玉共享彼此身份的秘密,心底已經是很得意了。

  成家長女成韻城府極深,因弟弟受傷之事,對傅府深惡痛絕,乃向太后哭訴,經由太后向宗人府施壓,誣指傅榮預謀殺害成安,宗人府官員不敢得罪,乃將傅榮判以重刑,眨為庶民,消息傳來,傅府舉家震驚,傅懷玉認為康熙言而無信,竟不顧家人阻攔,衝動地鬧進皇宮,於午門前遇侍衛阻攔,險遭當場格殺,幸圖德海行經制止,引往書房見駕。康熙得知宗人府草率判決,隨即召見承辯官員問明原由。官員坦承因太后施壓,出於無奈,見皇上面露漫色,一時間不知如何是好,後經圖德海反覆提點,「揣摩上意」,終於「水落石出」,認定成安受傷乃傅懷玉所騎的馬兒過失造成。且見官員帶領人馬湧入傅王府,聲稱捉拿要犯,便牽走了傅懷玉的白馬,定罪入獄,同時釋放傅榮。判決既定,滿朝文武盡皆論然,成泰父子雖感不滿,卻只能暗自吞忍。就連太后與成韻也無計可施。

  傅家蒙受皇恩,還不不及進宮謝恩。皇帝竟然主動微服來訪,指名要找傅家二公子,傅正夫婦聞言一愣,上哪兒找個二公子來見駕?欲在這時,懷玉闖進應來,與康熙照了正面,相識以來,傅懷玉頭一回穿著女裝出現康熙面前,康熙這一驚實在非同小可。傅正見欺君之罪,大禍臨頭,舉家伏跪請罪。康熙著實怔了大半刻,隨即自嘲眼拙,當場赫免,從此證實傅懷玉乃女兒身,且與自己是表兄妹的關係。康熙興高采烈地拉著傅懷玉去找吳應熊,只當是發現了一椿天大的秘密,誰料吳應熊絲毫不感意外,坦言當初早已看出玄機,並在言語間隱約透露對傅懷玉的愛意。吳應熊拚命含糊其詞,卻哪裡瞞得過二人,康熙沒來由感到不悅,索性公開一切,把自己皇帝的身份也說了,這一下,總可以讓結拜大哥大吃一驚了吧!然而,三人之間沒了秘密,況且介入了兒女情長,就再難拾回往日的兄弟之情了。傅家上下得知傅懷玉與皇帝竟有如此交情,哪個不嚇得臉色青白,傅正為免事態擴大,一度要將傅懷玉送離京師遠避,蘭姨更是反應激烈,暗地苦勸傅懷玉,偏又說不清道不明。一是大清皇帝,一是吳三桂之子,全是傅懷玉不共戴天的世仇,偏偏三人成了金蘭之交,如此情仇交織,如何了斷?

  康熙自證實傅懷玉是女兒身以後,心中也隱然起了愛戀,相較於整日糾纏身邊的成韻,傅懷玉的單純率直,正輕叩著康熙的心房,見傅懷玉終日掛念拘禁中的白馬,為圖討好,竟不顧身份陪傅懷玉前往「探監」。宗人府關進一頭畜牧,已經夠離譜了,何況皇帝萬乘之尊,竟還陪著瞎胡鬧,太后忍無可忍地偕成韻逕赴御書房,將康熙一陣數落,順勢提起冊立皇后之事,成韻有太后姑媽力促,認為後位十拿九穩,不料康熙卻顯得意興關珊,稱國事繁忙,兒女私情容後再議,其實心中早屬意表妹傅懷玉。成安傷已漸好,卻對傅家懷恨在心,傅正有意消除兩家仇隙,登門求和,重提兩家親事,不料仍遭成泰斷然拒絕,傅榮與成瑩婚事受挫,空自傷懷,痛苦不已。尚之信與成安私交甚篤,過此良機,乃再三利用成安居中撮合,成泰因記恨傅家,竟不顧女兒感受,答應將成瑩許給尚之信,成瑩抵死不從,一度欲投江殉情,幸傅榮與傅懷玉聞訊趕到救起,才未醣成遺憾。成泰見女兒尋死尋活,為免夜長夢多,乃將婚期提前,逼迫成瑩過門。傅懷玉一心要彌補過失,見事態嚴重,乃縱恿傅榮劫親,帶成瑩私奔離京,遠走高飛。兄妹大鬧婚禮,傅懷玉為掩護二人逃出,當場被逮,押回傅府理論。傅榮帶成瑩私奔出了京城,沿路吃盡苦頭,成泰通令各處嚴加搜索,不多時便發現二人蹤影,成泰親自押回傅榮,動用私刑,將傅榮打個半死,抬回傅府,傅懷玉見哥哥被折磨得不成人形,激憤難平,直入成府理論,傅正更尾隨而至,對成家父子所為再難容忍,兩府劍撥弩張,撤底決裂。兩府衝突之事傳進宮中。康熙得知成泰逼女嫁給尚之信,乃由於記恨傅家,當面責其不妥,對傅懷玉大鬧婚禮之事卻心存包庇,為撤底解決傅、成兩府怨隙,乃不顧太后反對,宣旨賜婚。傅榮與成瑩苦戀,歷經波折,總長得以結合,成泰奉旨,敢怒不敢言,尚可喜見兒子婚事砸鍋,惹了一身腥,對皇帝的不滿全寫在臉上,埋下日後三落造反的伏筆。

  康熙因體恤懷玉前次進宮險遭守衛所傷,欽賜「御准」金牌,特准懷玉隨時進出宮庭,從拜把之義到男女之情,傅懷玉深刻感受了康熙對她的恩寵,畢竟正值花樣年華,情實初開,心湖也自起了漣漪。乃親手刺了幅「龍在天涯」的繡屏,送進宮裡道謝。康熙按著,視若珍藏,從沒想過,傅懷玉竟也會刺繡這類女紅,允文允武,多才多藝,一顆心已然撤撤底底地被征服了。吳應熊眼見傅懷玉與康熙陷入熱戀,傷感不言可喻,雖有心竟爭,畢竟顧忌對手地位尊祟,自歎難以匹敵,適逢平西王吳三枉來京,得知兒子有了心愛的人,相詢之下,竟是傅親王的千金,回想當年與傅正聯軍剿滅南明,曾有手下密報,見傅正於皇宮中接回一來路不明的嬰兒,因而懷疑傅懷玉的真實身世,一度親赴傅府試探,見傅正夫婦應對心虛,更增疑惑,吳應熊得知父親欲奏本質疑傅懷玉身世,唯恐對傅懷玉不利,百般求情,才使吳三桂打消念頭。

  成韻見傅懷玉近日勤走皇宮,與康熙關係暖昧,頓時翻倒醋缸,一度大鬧,終於觸怒康熙,欲下旨撥掉成韻貴人的頭銜,太后得情,出面賣了老面子,總算讓康熙收回皇命,成韻因而對傅懷玉恨意更深,乃與太后暗中商議,釀醣毒計,由太后出面建議皇上將傅懷玉納進宮裡,欲藉此就近約束,使之知難而退。康熙樂見太后肯接納傅懷玉,滿口答應,便下旨迎傅懷玉入宮。而傅懷玉既對康熙生了愛意,自然樂於從命,卻哪裡知道太后與成韻存心不良,一堆苦頭早等在那裡。

  傅懷玉入宮以後,言行舉止飽受約束,加上太后與成韻處處為難,動輒得咎。日子當然不如在宮外好過。雖然如此,但調皮的個性絲毫不改,求見皇上不成,便於夜裡溜到乾清宮前扔石頭,一次兩次,便與康熙達成了默契,成了彼此間的情趣,不過這招用得多了,終於讓太后從旁得悉,於是巧立名目,嚴加管制傅懷玉的行動。傅懷玉受太后與處處設限,控制行動,就連新婚的兄嫂有了身孕也不許她回去探視,賭氣之下,乃至夜裡不假離宮。此舉正好中了太后圈套,栽賊傅懷玉偷了太后寢宮裡的珍寶逃離。傅懷玉甫回到傅府,宮裡禁軍隨即湧到,奉太后之命扣拿傅懷玉,傅府上下大急,眼巴巴地看著傅懷玉被押回宮裡,乃連夜求見皇上,卻不知太后早有安排,將傅正夫婦擋在宮外,使之不得其門而入。成韻對傅懷玉限之入骨,原可輕易將她除去,但太后顧忌皇上對其寵愛,命手下動用私刑,逼迫傅懷玉認罪。傅懷玉寧死不屈,換來一身的皮肉痛,太后見傅懷玉冥頑,只得轉而以青青的性命相協,傅懷玉為免青青受害,被迫畫押認罪。太后取得供狀,師出有名,既命侍衛將傅懷玉與青青剜眼割舌。逐出市井,侍衛依令將二人拖到午門外,黑暗中忽竄出數人,世間斬殺侍衛劫囚而去。原來吳應熊自傅懷玉入宮後,關愛之情絲毫不減,暗中探知太后與成韻對她不利,乃於緊要關頭,甘冒危險,率手下營救,安置在秘所妥善照料。

  吳應熊對傅懷玉深情款款,傅懷玉並非沒有體會,但此時的她早已心屬康熙,不顧吳應熊勸阻,執意返回宮裡相會,然吳應熊說什麼也不肯放人,不惜將之挾持出京,期能假以時日,改變傅懷玉的心意另方面,傅懷玉被劫一事在宮裡掀然軒然大波,康熙輾轉獲知,深信傅懷玉不可能犯下窩盜之事,為此不惜與太后反目,並令人於京城大舉搜尋,連日訪查,終探知午門劫囚乃昊應熊所為,並將傅懷玉挾離京師,旋即親自帶人馬循線追往。康熙由圖德海隨伺,並令傅榮領若干親兵,星夜兼程,終於在某客店攔下私自離京欲逃返雲南的吳應熊,救出傅懷玉。昔日拜把哥兒們,今日為情所困,三人面對,傅懷玉含淚向吳應熊表達歉疚,終還是選擇了隨康熙回京,吳應熊至此,竟步上其父的後塵,衝冠一怒為紅顏,恨康熙倚仗皇勢,奪人所愛,既將傅懷玉接入宮中,又未盡照顧之責,當下與康熙割袍斷義,撤底決裂,康熙念及昔日舊情,也不留難,放任吳應熊西去。

  康熙接傅懷玉回京,未免太后再藉故刁難,只得萬分不捨地送傅懷玉回傅府,原以為可以重拾平靜的生活,卻不料傅懷玉竟然懷了身孕,不消說,自是康熙的龍種,傅懷玉又驚又喜,急著要將此事告訴皇上,卻遭蘭姨極力制止。情勢所逼,蘭姨不得不將傅懷玉的身世告知,舉證歷歷,睛天霹靂,卻令傅懷玉不得不信,一時間,深愛之人竟成冤家,孩子的爹竟是與自己不共戴天的仇敵,頓時難以自處,想一死了之,幸蘭姨急阻,並曉以大義,賦予激起刺殺康熙的念頭。

  三藩勢力一直是康熙主政以來最大的優患,當中尤以駐紮滇、貴一帶的吳三桂威脅最鉅,康熙藉平南王尚可喜告老歸田的機會,婉拒其子襲爵,從而開始了他產除三藩的動作。吳三桂有感康熙的意圖,遂與平南王、靖南王互通鼻息,並起造反,於滇、貴,沿海一帶狂亂起事,吳應熊自回雲南,心情久久不能平復,向來反對其父「再次」謀反的他,竟大聲附和,為的卻是情關難破。

  三藩造反,康熙決意親征,並令傅家父子統兵,傅懷玉見此乃刺皇的大好機會,隱瞞懷孕之事,乃謂同往,行軍途中,多次有機會下手,卻總在緊要關頭矛盾遲疑,不料一次突襲行動,眼看康熙將要遇害,傅懷玉竟中途倒戈,反救了康熙,更因此造成腹中胎兒流產。康熙方知傅懷玉懷了他的龍種,對其捨命相救,感激不已,亂黨組織於行刺失手後,透過蘭姨,暗中與傅懷玉接觸,質疑傅懷玉既知自己明室後裔,何故反幫了敵人?傅懷玉經深思熟慮,慷慨陳詞,道康熙是歷代少見的明君,清廷入主中原,是他爺爺輩的事,怎能把帳算到他頭上?再則康熙正在征討吳三桂,吳三桂背叛明朝,引清兵入關,他才是大明子弟的頭號敵人。亂黨首領果然接受公主的見議,同意待康熙除去三藩再談反清之事,傅懷玉乃在眾人的監視下,當場切結,同意三藩盡除之晶,便取康熙的頭腦。幾乎同時,康熙經由圖德海跟蹤查探,也獲知了傅懷玉駭人聽聞的身世,且身負行刺自己的重任。康熙為此,陷入了極端的矛盾與痛苦中,傅懷玉何當不是?一對戀人貌合神離,爾虞我詐,愛情受到空前的磨難與考驗。

  康熙親領大軍到了西南,戰事乃起,清兵連戰皆捷,傅懷玉更是身先士卒,直搗平西王府,手刃吳三桂,立下戰功,也算親手報了宗室之仇。吳應熊戰後被擒,康熙親審,面對昔日拜把竟成敵囚,不勝唏噓,康熙姑念舊情,欲放吳應熊生路,乃以替身押赴刑場公開斬首,私下放走吳應熊,康熙與傅懷玉聯袂親往送行。不想吳應熊竟不領情,敢愛敢恨地當著康熙與傅懷主面前自刎,以明其志。

  康熙平定三藩,班師回朝,卻難避免去面對傅懷玉的恩怨情仇,原以為二人已暗中達成默契,卻將此事永遠隱瞞,卻不料成泰父子偶然察知蘭姨與亂黨有所接觸,進而掌握了傅懷玉的身世秘密。據此控告傅府有謀反之意,奏請皇帝明快處置,康熙欲蓋此事,備受壓力,只得下令刑部議處。成安小人得志,率兵抄了傅王府,傅府下上盡遭牽連入獄,傅懷玉僥倖逃脫,成了欽命要犯。逃亡途中,傅懷玉不忍牽連父母兄嫂,乃毅然折返,夜探皇宮。康熙於傅懷玉逃後,一則以喜,一則以優,見傅懷玉夜入寢宮,安然無恙,難掩關愛之意。一個是大清皇帝,一個是前朝公主,彼此都愛著宿命的煎熬。眼看愛情是不可能有結局了,傅懷玉跪請康熙姑念傅家於征討三藩時立下戰功,恩免其罪,康熙表示早有此意,至於兩人之間,則相約另處,做一個了斷。康熙果然依約赴會,二人舊地重遊,燃燒著彼此的情,無奈景物依舊,人事已非,傅懷玉從「天子表妹」搖身一變,成了明朝公主,和康熙更從戀人變成仇人,兩人攜手經歷有如夢境般的一樣,待清醒,只能大歎命運捉弄。康熙默許傅懷玉離去,且見傅懷玉含淚策馬遠走,忽然回身一箭,射下康熙龍冠,康熙驚駭之餘,拾望,箭身上早別有一張紙條,寫道「大明公主已取下清皇帝頭,有此箭為憑,明清兩朝恩怨,從此一筆勾銷」,又見箭身上,娟秀的字體刻著「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卻巫山不是雲」。
點選看原來大小

近期內無重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