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何苦為難女人

 
 
09-26(日)  ~

演員:
劉曉慶
六月(蔡君茹)
田麗
霍焰
徐光
魯昕
鄭曉明
孫蘭

 
(2008)故事從佟振海的兩個老婆說起,玉英,映瑤半輩子鬥爭不休,相互嫉恨。就在一次振海生病讓兩個女人為讓他在自己家裏養病互不相讓,不料振海卻靜靜出了門。

兩方還在混亂爭執之時,惡耗傳來,佟振海死了!然而靈堂上,兩個女人繼續爭的是家產和未亡人的身分。未料雲生攜一雙兒女出現,弱智小磊當場沖著遺像喊爹,舉座震愕譁然,這才知道,振海外頭還有個家,孩子都生了。靈堂上頓時混亂一片。

不忍雲生母子三人可憐境遇,天宇假立遺囑,幫他們爭取到遺產傍身。然玉英、映瑤各懷鬼胎接近雲生,天宇擔憂並說服雲生一家離開上海。他鄉之外,雲生恍惚,齊非靠天宇每月匯款勤儉辛苦地支撐一家生活。

映瑤為股份大鬧公司,平川為求息事答應其所有要求,被玉英狠狠責備。少琪為取悅可凡陪映瑤跳舞,平川一心攪局,故意帶玉英前來,舞場大亂。玉英倍受打擊病倒,借由探病,映瑤更加確定少琪對可凡的心意。

平川請映瑤出錢辦選美,引起映瑤一家爭執不休,可凡難忍家人錢財嘴臉,負氣出走尋齊非。齊非和天宇恰回上海掃墓,反與可凡錯過見面之機。平川不肖敗家,玉英將平川掃地出公司,映瑤亦牽連受到挫折,心中氣憤。

雲生投湖而死,可凡陪映瑤正好趕到,終與齊非得以相見。映瑤虛情假意要接齊非姐弟回上海,因此與天宇起了極大衝突,齊非為母親遺願種種,感激答應映瑤。少琪心系可凡,久出未歸,讓一心扶植女兒出席選美的玉英失望至於憤怒,平川火上澆油告訴玉英少琪去了唐家。

玉英上門責駡映瑤,齊非受累之餘漸生悔意。雲生骨灰壇意外被砸,映瑤做戲責備兄嫂,齊非難辯解善惡。少琪因可凡坦言真實心意而生氣沖跑,意外撞車導致腿瘸及不孕,玉英痛恨痛苦,冷眼目睹平川痛毆可凡。看到可凡傷重,映瑤心生另外一計,意圖將齊非推出與少琪一爭高下打壓玉英。可凡見少琪情狀可憐,心中愧疚,勸說齊非不要出席選美,並表白愛意。

齊非帶小磊上墳遇見少琪,小磊被狗咬,兩人首次正面衝突,齊非被少琪言語刺激,與可凡生情感危機。玉英私見齊非,協定只要齊非退出選美則雲生可入墓園。齊非突然變卦,映瑤誤以為是天宇從中作梗,故意讓友甯起疑,攪得天宇自顧不暇。玉英默許少琪和可凡交往,並私下找映瑤為兒女親事達成秘密協定。而齊非、可凡卻已私定終身。映瑤一面急於認養齊非姐弟,一面又找藉口叫可凡去陪少琪,齊非心中委屈,與可凡冷戰以致於生病。

齊非病情拖延,帶著小磊在墓園遇見天宇時,齊非昏倒被送醫院。天宇照顧齊非,友甯內心矛盾通知映瑤,小磊被映瑤帶走,後被唐母強鎖房中,可凡知道實情後痛悔不已,前往看望齊非,兩人深情剖白。可凡明確拒絕少琪,少琪傷心欲絕到病院求齊非退出。玉英亦為少琪找到映瑤,映瑤獅子大開口,玉英挫敗非常竟想殺掉映瑤未果。齊非被映瑤百般欺瞞,以致于對天宇誤會重重。然而天宇此前意外撞見玉英、映瑤會面,已經起疑調查,後將真相向齊非全盤托出,齊非倍受打擊。

可凡帶著小磊參加選美大賽,小磊在外受欺負,天宇趕來大打出手,齊非更不惜咬人。映瑤當眾宣佈可凡、少琪婚事,齊非愕然醒悟,以必死之心宣揚身世,現場一片譁然。可凡被家人傷透心,不顧一切來找齊非。齊非和可凡在外過夜,兩人海誓山盟決定要在一起。少琪得知亦憂傷不已,而玉英已經籌謀對付映瑤,她大膽決策,暗中脫產套現,與映瑤見面確認婚事乃是騙局後,玉英更果斷行動。映瑤房產連夜被抄,兄嫂無情出走,映瑤走投無路。進而認養齊非不成,映瑤遷怒天宇,在可凡前挑撥齊非和天宇的關係。可凡氣極,與齊非起爭端而沖走,後齊非獨自查出已經懷孕。

玉英釜底抽薪,映瑤步步被逼,絕望竟欲自盡。可凡救下,陪映瑤前往與玉英談判,映瑤不惜跪求可凡娶少琪。可凡想求齊非借錢向玉英買回房子,然兩人各有心結終不歡而散。可凡意氣用事,決定要娶少琪。齊非左右為難,想要告知可凡,卻一再錯過。友甯知曉齊非懷孕,同情幫助之餘找到映瑤托出真相,反被映瑤傷至自身流產。映瑤為此私見齊非,被齊非痛斥後轉而在可凡面前挑撥,將天宇捲入二人感情,令到可凡心煩意亂。齊非決定休學,天宇不知個中緣由所以氣憤難當。

玉英從香港回來,準備幫少琪和可凡籌辦婚事。齊非帶著金子幾番奔走終在新房找到可凡,而誤會種種在前,可凡粗莽抗拒,齊非心痛亦未告知身孕之事,且傷心之下私自打胎,幸好及時送醫保住孩子,天宇這才得知真相,又驚又氣。

眼見家人至親自私嘴臉,可凡不能抗拒又不堪忍受,在與齊非的回憶裏找慰藉,沒有心情與少琪培養感情。玉英對可凡的狀態深感擔憂,之後又從小磊口中偶然得知齊非身孕之事,驚駭非常。她與齊非私下談判,狠下決心以雲生入葬墓園換得少琪幸福,為母親最後心願,齊非咬牙應承玉英,心中卻更悲傷。

另一方面,玉英跟映瑤攤牌,映瑤為促成可凡婚事,私下找齊非勸說其打胎,齊非心生猶豫,手術臺上蒙混過關,映瑤誤以為事情了結。然齊非徹悟,告知玉英會離開可凡,但不以母親入葬墓園為交換條件,情願獨自背負一切養育孩子,玉英感慨憐惜。

可凡念念不忘齊非,背著少琪多次回到租屋緬懷過往,玉英洞察一切,逼迫可凡二者只能擇一。可凡與齊非再見面時,一切難以挽回,兩人悲傷分手,可凡終對孩子一無所知。齊非強忍悲傷,決定離開傷心之地。少琪不知個中原委,準備結婚之餘對齊非仍心懷不滿。少琪街頭路遇齊非,公然挑釁,齊非心中怨怒掌摑少琪,少琪歸家哭訴,玉英心知齊非身受苦楚,唯有苦勸女兒寬以待人。但平川仍帶一干惡人找齊非尋釁滋事,幸好天宇、小磊及時趕到,齊非才能得救。平川罔顧親情,一心為錢,甚至私下追問少琪陪嫁財產數目,玉英痛心無奈。

婚期臨近,看著勢利的父母歡天喜地,可凡只有更加煎熬於對齊非的感情。玉英對平川徹底死心,專心為少琪的婚事上下打點,疲憊中終對女兒講出多年心事,感概萬分,泣涕漣漣。但見可凡、少琪終於如期進行婚禮,不料新婚之夜橫加變數,唐母暗中偷藏聘禮金條兩根,讓映瑤為圓場面不得已送出鑽戒因而負氣指責,二人爭執中大打出手,唐父拉架時被推到,滾下樓梯,斃命於正欲出門的少琪面前。

少琪返家,受驚過度,以及新婚當夜可凡醉酒只知呼喚齊非之名,令她心痛萬分。可凡亦深受刺激,語出癲狂,嚇到映瑤、唐母,不知所措。可沒想映瑤、唐母還試圖推卸責任,竟說少琪命硬,玉英心如死灰,決定讓少琪離婚。屋漏偏逢連夜雨,不肖子平川盜取聘禮金條,賭博輸去仍舊不肯認賬,玉英攜一干人證物證厲聲指責,平川大怒拒不悔改,還失口說出少琪不孕之事,玉英悲憤難當,竟親自將平川送入監牢。爾後玉英幾次三番入獄看望平川,原來她送子入獄的真正目的是為讓兒子戒掉鴉片煙。

天宇終向齊非表白,然君子之愛與前事相別。友甯對一切心知肚明,坦誠將往事相告於齊非,驚曉"假遺囑"之事,友甯勸慰齊非"愛要及時"。天宇亦被友甯的寬容所感,親自將齊非身孕的始末告訴可凡,可凡無法諒解姑姑映瑤對齊非腹中胎兒曾痛下殺手,希望取得齊非原諒並和少琪離婚。可凡一面懇求少琪,一面三番四次尋找齊非,齊非被可凡誠意感動,兩人歷經波折終重歸於好。

可少琪恨意難消對無愛的婚姻仍不願放手,玉英有感於歷史重演。映瑤亦不甘心可凡放棄,衝動之下竟欲殺死齊非,二人打鬥中映瑤摔下山崖,重傷腦癱,昔時風華轉瞬雲煙。平川從監牢放歸仍不思悔改,被教唆偷錢之時捅傷小磊,玉英身心疲累,甘願頂罪。小磊幸得不死,齊非平安產下女兒,願以寬宏的大愛饒恕平川,並不予上訴,玉英感恩。少琪也終醒悟,同意離婚,成全齊非和可凡。雲生墓前,齊非攜眾人述追思之情,兩代人的恩怨情仇於大愛寬容中歸於圓滿。


點選看原來大小
廣告

近期內無重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