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日本的救命簽證

 
 
12-17(日)  ~

演員:
反町隆史
飯島直子
吹石一惠
勝村政信
生瀨勝久
伊武雅刀
伊東四朗

 
(2005)故事從一個遠赴俄國的外交官開始。杉原千畝實地仔細的考察了俄國的鐵路,在談判桌上用鐵的事實讓賣鐵路給日本的俄國代表啞口無言。

回國之後,在朋友家遇到了她未來的妻子--幸子,第二次見面就和她求婚。求婚的理由竟然是:「在外交場合不會丟臉。」,然後他詳細的講了自己讓外務省更強的夢想。還好幸子喜歡誠實的人,兩人結婚遠赴歐洲,最後到了立陶宛,但因為蘇聯合併立陶宛而面臨關閉領事館的命運。

在立陶宛和居民的接觸,讓千畝瞭解到猶太人需要過境簽證讓他們出境,逃離死亡命運,而其他國都已對難民關上大門。照一般規定,簽證需要幾個條件:在日本有人接待、有足夠旅費、有過境日本之後的目的地,但實際上那些猶太人都沒有這些,只有一個海上一個小島國當目的地。千畝和外務省聯繫,希望基於人道立場準予核發簽證,但因為當時日本要和德國結盟,發簽證給難民會破壞和德國之間的關係,所以日本外務省下了一道「全歐洲不準核發簽證給難民的通知」。在如此強大的壓力,幸子的無條件支持、猶太人的期盼及內心的良知煎熬之下,千畝最後決定違背命令核發簽證,並且為了避免牽連家人,婉拒了幸子幫忙處理一切事務。

猶太人一家一家的來到他的辦公桌前,千畝在不停的簽。外國的侍從官(不太確定那位是什麼職務)也被他簽到手抖筆斷所感動,而一起幫忙蓋章。到後來為了更多的時間,記錄給過誰簽證的的程序也被捨棄。一位猶太神學院的老師晚上帶著學校倖存350名學生的護照來請他簽,從此以後他晚上也開始加班簽證。

最後要離開前的火車站,他還是不停的簽著,進了火車仍隔著窗縫伸出手簽著。他知道,他的一個簽名就是一家人的性命。

戰亂結束後,千畝回國被外務省免職,傳聞說他收受不當利益。之後家庭接連遭受重大打擊,次子及妻子之妹相繼逝世,不得志的過了幾十年。

有個以色列人終於找到了他,一再感謝這位救命恩人。問千畝這些年過得幸不幸福,千畝回答「過得幸福,看到你之後我更加確定。」

1985年,以色列政府頒發獎章表揚他。隔年逝世。日本政府幾年之後才洗刷他的污名,為他設立紀念碑。
點選看原來大小
廣告

近期內無重播。